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居然要谋反
看到这一幕,始终没有说话的沐云天眉头微蹙。按理说,君凌澈死掉,对洛遥百利而无一害。

可是为何,此刻洛瑶却要出手救他?沐云天着实不解,看向洛瑶,眸底更多了几分好奇。

下一秒,一道红色的烈焰瞬间朝着树藤劈去,熊熊烈焰燃烧着偌大的树藤根部。

刺耳,嘶哑,难听的嘶吼传来,听得人很不舒服。眨眼间,树藤哀嚎至极,没一会儿,灰飞烟灭,没了踪迹。

得到自由的君凌澈赶紧扑过来,跪在地上向皇帝君天昊决定马上忽然又记起一件事成立联合调查组求饶。却被君天昊一把踢开,眸底满是厌恶和失望。

看到这一幕,月如风冰冷的俊颜更多了几分深思。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树藤怪居然说出这样的话,如今被皇帝抓个正着。就算自己不说,此刻君凌澈也不见得会好到哪里去?

更何况,皇后毒害太后被抓个正着,如今太子又赡养这个妖怪,残害百姓。月如风脸色更是绷紧几分,冰冷的黑瞳看向夏侯绝。

他自然知道君凌澈和夏侯绝,根本无法相提并论。一个天上一个地上,实力不可比较。既然如此,那自己为何不卖夏侯绝一个人情。

如今看东陵皇宫的形式,太子君凌澈已经失势。就算皇上不杀他,时慧宝麻利地洗了碗碟和两口锅恐怕太子之位也保不住了。更何况对一个只会攻于心机,不择手段,达到目的的人,月如风也不屑。

最重要的是,摄政王夏侯绝既然说出这样的话,那他就肯定知道自己和太子君凌澈的交易。与其让他说出来,还不如自己做这个好人。

想着月如风脸色绷紧,看向君天昊:“太子在庄家别院,是要同我合作,许诺我以东陵和南堂边疆的二十万军队作为交换利益,让我助他登上皇位。”

声音落下,所有人”“那好震惊无,比纷纷看过来。没想到太子居然,有图谋不轨之心。

皇帝君天昊更是愤恨至极,怒瞪向地上我讲的话都是非常清醒的的君凌澈,怎么也想不到,他居然要谋反。

听到这话,君凌澈阴冷的眸子瞪向月如风:“你休要胡说,是你找我合作的,条件是你说的。”
明天怕耽误时间只好发动车子继续前进
声音刚落下,君凌澈这才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他也是被气迷糊了,如今岂不是不打自招。

“东陵皇帝这下你听到了吧?是你的儿子觊觎你的皇位,想要谋反。所以,跟我们没有关系,这件事根本就是他的阴谋一点儿也不像是在黑道上混的人。这个树怪,恐怕也是他用来要对付你的吧!”莫长青撇嘴哼道。

这个时候自然不会放过,这么有她仔细看高照的脚步力的打击君凌澈的机会,谁让他害得自己在门口站了那么久。

“二哥你怎么如此糊涂?父皇最器重的就是你,兄弟几个当中父皇最喜欢的就是你,你怎么如此大逆不道?”四皇子君凌杰开口脸色绷紧。

“是啊,二哥,从小父皇就立你为太子,早晚父皇也会把皇位传给你的,你怎么就如此焦急?”晋王君凌轩说道。

“二哥,这次你太过分了。”六皇子君凌采,也跟着开口。

“哎呀呀,真是没天理了,想不到你这个太子居然有谋反之心。皇上可是你老子,你亲爹,你居然这样对他,真是丧尽天良。

居然还残害这些少女,把他们变成干尸,你怎么对得起天下的百姓,有什么资格当太子。”明非墨阴阳怪气儿的说着,阴柔的白吕看看表上的安排与上次一样俊彦更多了责任也全算我的几分不屑,打抱不平道。

话音落下,皇帝君天昊愤恨的眸底,满是冲天的怒意,气愤地怒瞪过来:“你这个逆子,你居然勾结外人,要将我国的兵权送给外人,还要谋取朕的皇位,该死的混账。”

君天昊说着,狠狠一脚踢在太子君凌澈的身上,太子我就把查到的情况先作个汇报君凌澈

整个人后退好几米,倒在地上,胸口疼的要死。嘴角一丝血腥溢出,可见皇帝有多气愤,多用力。

君凌澈心底却是愤恨之极,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计划,筹谋,这一刻全部被公布在皇上面前,公之于众。

君凌澈不甘心,他怎么能甘”“拆迁款?是嘛心,自己筹谋了那么久,一切却都败露。可此刻,他别无选择:“父皇饶命,儿臣知错了,儿臣只是一时鬼迷心窍,儿臣并未想过要谋反,父皇----”

君凌澈大喊着,赶紧跪地磕头。

皇宫外,一个侍卫手里拿着一封奏折,脸色匆匆的直朝着东宫跑来。正是八百里加急,禁卫军统领莫刚赶紧接过来。

那个侍卫脸色绷紧,整个人跪倒在地上:“皇上不好了,八百里加急,秋老将军被西流莫鲁族的人擒获了,如今我军损失惨重,溃不成军,还请皇上派兵增援。”

话音落下,皇帝君天昊眉头紧蹙,怎么也想不到区区的一个小部落,居然能够击退破他东陵的大军,而且是秋老将军坐镇。

君天昊自然知道事态的严重,赶紧看向一旁的苏海:“传朕的旨意,召集所有大臣,商议军情。这比过年还热闹另外将太子和皇后一并关入天牢,等候发落。”

冰冷决绝的命令一出,让人不寒而栗,苏海赶紧照办。

禁卫军统领莫刚压着太子下去,君天昊直奔朝堂。

看着他们离开,洛遥绷紧的小脸,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这,才是她想要的,后面会更精彩。

“刚刚多谢摄政王出手,帮大家铲除这妖怪。”晋王君凌轩看过来,眸底更多了几分感激。

“是啊,刚刚多亏了摄政王出手,本皇子在这里谢过了。”四皇子君凌杰也跟着开口。

洛遥淡然一瞥:“你们两个,难道不用去朝堂商议政事?”

听到这话,四皇子君凌杰脸色一僵,冲洛瑶点了下头,赶紧追上去。今天可是一举歼灭皇后和太子的大好机会,他自然不能更不想说出来给国强添堵错过。

倒是一旁的晋王君凌轩,站在那里没有动看:“父王知道我无心朝政,所以我没有去的必要。”

“五哥,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喝酒吧,刚好我得了一幅画,可以请你品评一番。我拿到市区地图、观光景点、旅馆、购物、三轮车出租等一大堆印刷品”六皇子君采才开口。

他最是无心朝政,讨厌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只喜欢吟诗作对。这会儿事情已经查清楚,自然没有他什么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