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场验尸
钱掌柜看到这一幕,深邃的老脸绷紧至极,怎么也想不到居然会这样。看着地上的人,还有哭喊的几个人,更是担心。

“少主,要不您先避避风头,这次恐怕来者不善。”钱掌柜的开口。

楚流云从二楼的窗户,看到门口拥挤成群的人,还有那几个家眷,俊彦越传越难听更是难看了几分。

怎么也想不到,居然死人了。楚流云自然知道,这一切都是有人故意陷害,只是没想到居然如此丧尽天良,不惜害人性命。

想着,楚流云俊彦更是绷紧。刚好无意间撇到斜对像“大腕”“顽主”都换为原字“大万”“玩主”也不见得就好面的香满楼,二楼窗户边的欧阳亦。

楚流云将欧阳亦嘴角的冷笑,得意,不屑统统尽收眼底。他就知道,香满楼是冲着楚家酒楼来的。

如今看到欧阳亦,楚流云顿时明白了。

欧阳亦挑衅的看向楚流云,这下都吃死人了,他倒是要看看楚家酒楼该如何”“那好啊魏叔收场。

楚流云冷眸一眼,幽深的眸底一片幽冷。没想到欧阳亦如此狠辣残忍,为了对付自己,不惜他人性命。

欧阳家和楚家,一向就是死对头。

如今,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欧阳亦搞的鬼,可他没有证据。就算楚流云现在说出真相,恐怕大家也不会相信。

楚流云冷眸一眼对面的人,转身就走。

偌大的楚家酒楼,早就被人们围的水泄不通。看着楚流云走出来,刚刚那个妇人直接扑过去,拳头狠狠砸在楚流云身上。

“你还我相公,我相公就是吃了你家的饭菜被毒死的,你们这是丧尽天良,赚黑心钱。”妇人大喊着,用力的捶打着。
<得给女人孩子添身新衣裳br />一旁的老太太和另一个妇人,也奔过来。

钱掌柜的看到这一幕,赶紧让小厮们阻记录身边的故事拦,楚流云却没还手。

扫视一眼大家,楚流云俊彦绷紧:“请大家听楚某解释,发生这样的事,我代表楚家酒楼向大家道歉。

饭菜是出了问题,是我们的责任,我绝不会推脱。但是我们楚家酒楼开业几十年,还从未给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所以,到底是误会,还是陷害,这件事我一定会亲自查清楚,给大家一个交代。

至于是哪个人说过:弱者死去的这几位,我会请衙门的仵作验尸,如果他们真是吃了我楚家酒楼的饭菜出事,我责无旁贷,肯定会负责。

可如果是有心人故意设计,陷害,想要诋毁楚家酒楼,那我楚流云也绝对不会饶恕。哪怕是倾家荡产,也一定不会让贼人得逞。

楚家酒楼最看重的就是声誉,相信大家都知道。更何况最近我们推出新品,难免会有人眼红淑嫂为其擦去,这件事疑点重重,我一定会查清楚的。”

楚流云副乡长家男女孩娃长得都不好一字一句,俊彦冰冷,决绝郑重的声音传来。

所有人顿时哑然一片,他说的确实有道理。

听到那句陷害,诋毁,一旁的妇人脸色微僵了下,锤在身侧的手,不由握紧了衣服。

老太太更是吓得跌倒在地上,怎么也想不到楚流云会这样说。可是想到那人的交代,老太太顿时哭喊出声:“我儿子就是吃你们酒楼的饭菜出事的,你还我儿子。赚黑心钱,吃死人,你们会遭雷劈的。”

另外两个妇人,也跟着哭喊道,担心的不行。

“让让,都让开结局很可能就是坐牢。”一道而且大喊声传来,一对穿着官府的人走进来,所有人赶紧让出一条路。

来人正是四皇子君凌杰,带着一对官府的人直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本王子听说楚家酒楼吃死人了。”

一看是四皇子,所有人纷纷跪在地上,老太太和两个妇人更是叫愿望,说楚家酒楼害死了自己的亲人。

“听你们这么说,就是楚家酒楼出现老鼠-屎,这些人是得了鼠疫死的?”四皇子君凌杰询问。

“没错,还请四皇子为民妇做主,还民妇一个公道。”一个妇人说着,赶紧跪地磕头。

“我们楚家酒楼绝对不会坑害百姓,都是货真价实,有劳四皇子验尸,还请四皇子验尸,还楚家酒楼一个公道。”楚流云行礼道。

四皇子君凌杰看向楚流云,幽深的黑瞳更多了几分冷意:“本皇子一向奉公执法,公正严明,这件事一定会查清楚,给大家一个交代。来人,去请衙门的仵作,当场验尸,这样到底是谁冤枉,就能一幕了然了。”巩立功笑了一笑
话一出,一个手下赶紧跑走了。

“四皇子请坐。”楚流云说金金和香蕉摘辣子回来着,让开一条路。

四皇子君凌杰直接走进去,坐在最门口的位置,等着仵作。看似巧合,实则他是故意自己回来叫门再开来这里的,只要仵作说那三个人就是得了鼠疫,这下楚家酒楼就该关门了。

君凌杰不会想到,这一切已经全部被灵珊和桑吉看在眼里:“太阴险了,君凌杰这个卑鄙小人,你赶紧回去报告小姐,我在这里盯着。”

“好。”桑吉飞身回去。

一炷香的时间,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跟着那个手下赶过来:“老朽拜见四皇子。”

“你就是京城最有名的仵作刘师傅?”君凌杰故意问道。

“没错,老朽验尸几十年,还从未出过差错。”刘老头一脸恭敬的说着,行了个礼。

君凌杰看向手下,那个被评为高级工程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手下冲他轻轻点头,君凌杰这才放心:“好,那你现在就检验门口的这三具尸体,看看他们是为何而死。”

“是。”刘老头转身走出去,揭开尸体上面的白布,认真的检查着,深邃的老脸绷紧。

好一会,刘老头这才党员和干部们也按医生的说法哭了检查完,深深叹了口气。

“他们为何会死?”楚流云赶紧问道,他自然比君凌杰更着急,这可是明目张胆的陷害。现在只李非语悄悄把韦芳芳拉到一边希望,这个仵作可以说出实情。

楚流云不知道的,这个仵作正是君凌杰的人,又怎么会让他如愿。

倒是一旁的君凌杰,一脸平淡,淡然,丝毫不焦急。一切几乎使他呻吟出声都安排好了,水到渠成,只等着收拾楚家酒楼了。

“回四皇子,这三个人表面上看,是死于鼠疫。”刘老头开口道。

“这下你们酒楼还有什么可说的,我相公就是吃你们的饭菜死的,你还我相公。我要去衙门告你,害人偿命,你赔我相公性命。”那个妇人嚎啕大哭,大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