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强力推进
三月底,浙江总兵黄得功被郑家军打败、且被生擒的情报摆在了郑勋睿的面前。

桌上还有调查署送来的行不?李英娜的笑容僵在了脸上情报,那就是左都督、锦衣卫指挥使田弘遇将陈圆圆送给了吴三桂,吴三桂在京城得到了皇上的召见,而且还被赐予了一根白色的长矛,这是皇上第一次赐予下面将领兵器。

两封文书同一天抵达,不过郑勋睿丝毫高兴不起来,按说黄得功被打败了,郑家军再一次取得了辉煌的胜利,而且这次的征伐,没有付出多少的代价,郑家军的行动非常的迅速,三天时间抵达浙江的嘉兴府之后,迅速展开了进攻,不仅仅是采取了闪电战的作战方式,而且采取了斩首的作战方式,也就是在黄得功尚未来得及召集麾下所有大军作战的时候,就对黄得功及其身边的精锐部队展开了作战,导致猝不及防的黄得功大败,且被生擒。

这是郑锦宏指挥的作战,足以证明其已经有着非同一般的指挥能力,而且能够把握住所有的机会,果断的做出决定。

从兵力上来说,黄得功麾下有近十三万人,而郑锦宏率领的只有五万郑家军的将士,当然从作战的能力方面来说,黄得功绝非郑家军的对手,可若是两路大军面对面展开厮杀了,损失一定是惨重的,黄得功是大明少有的骁将,一定会拼死抵抗的。

郑锦宏果断做出决定,在黄得功尚未来得及展开部署的时候,发动了进攻,而且是夜色已经从天上漫了下来直接针对嘉兴府城外驻军的进攻,这里是黄得功最为精锐的军士,总人数也就是两万余人。如此不管是在作战能力方面,还是在作战的人数方面,郑这不家军都占据了绝对的优势。胜利就在预想之中了。

而且这场战斗的结局很好,黄得功被生擒之后。其麾下的军士全部都选择了投降,没有谁反抗,这就很好的稳定了嘉兴的局面,也稳定了整个浙江的局面。

如此的胜利,郑勋睿居然不高兴,这让徐望华等人不是特别的理解。

众人当然不知道郑勋睿的想法,那是因为郑家军虽然改变了历史,但有些历史的轨迹。还是按照原来的发展在前进,而这种历史发展的轨迹,对于郑勋睿和郑家军来说,绝不是什么好的消息,更不是什么好的事情。

郑勋睿不会说出不高兴的原因,也无法说,他总不能够分析尚未发生的很遥远的事情,那岂不是成为神仙了,吴三桂究竟会不会冲冠一怒为红颜,陈圆圆究竟是不是红颜祸水。这一切都还没有发生,但前提已经存在。没休息好

调查署送来的情报,已经说明吴三桂将陈圆圆留在了京城的家中。且告诉了父亲吴襄迎娶陈圆圆为妾,这无疑让陈圆圆很是欣慰,吴三桂也出发前往山海关去了,继续驻守山海关,护卫大明的京城,这个轨迹,与历史的发展是完全一致的。

郑勋睿甚至还做出了判断,那就是后金鞑子撤离北直隶之后,面对着满它们已经吃光了村里的牲畜目的疮痍。皇上和内阁想到的不是解决民生问题,而是想到去剿灭李自成及其麾下的流寇。幻想着能够彻底的平定北方,要知道朝廷如今根本就没有多少的实力了。历史虽然对这一段的记载不是特别多,但这个时候的情形,与汉末的三国以及唐末的五代十国,没有特别大的区别了。

有些事情恐怕不可避免,应该是会发生的,可郑勋睿和郑家军尚未能够彻底的控制南方,存在于南方的两股最大的力量郑芝龙和沐天波,依旧是安然无恙,这不得不令郑勋睿着急。

若是北方发生了巨变,郑勋睿肯定会率领郑家军前往北方平定局势,迎接惨烈的厮杀,如此情况之下,南方必须要稳定,所有存在威胁的力量都要干净果断的剿灭。

若是给郑勋睿足够的时间,他完全能够做到,现在要命的就是时间不够,最多还有一年左右的时间,郑勋睿需要平定郑芝龙和沐天波两股最为强悍的力量,还要保持南方的稳定,这个任务是非常艰巨的。<进大门不远br />
就在郑勋睿陷入到沉思之中的时候,徐望华和杨廷枢等人也在商议,他们认为这样的一场完胜,足够震撼郑芝龙和沐天波等人了,此刻郑勋睿需要做的,就是给郑芝龙和沐天波等人写去信函,明确告诉他们需要如何做,若是他们不愿意做,要么选倒进料酒择离开地方,直接到京城去,要么就是等候郑家军的强力围剿。

南京六部的尚书,吏部尚书周延儒、工部尚书甘学阔尚在淮北,左都御史文震亨看来此人还不会电脑也在淮北,都在督促整修大运河的事宜,眼看着夏季就要到来,两人交谈不多必须在夏季大水到来之前完成整修大运河的主要工程,兼任刑部尚书的郑锦宏在浙江的嘉听他们无所顾忌地开着玩笑兴府等候命令。

郑勋睿的身边就剩下徐望华和杨廷枢等人。

所以两人商议的意见,对郑勋睿的影响还是很大的。
南京兵部。

徐望华和杨廷枢两人悉数都开口了,将他们的想法说的清清楚楚。

郑勋睿一直都在房间里面踱步,没有马上开口说话。

已经说完的徐望华和杨廷枢也保持了安静,他们知道郑勋睿在思考,在想着做出什么样的决定,不过今”徐冰愣了一下:“我什么时候骂过人日郑勋睿沉默的时间有些长了,好像是遇见什么难题了。

徐望华和杨廷枢认为形势一片大好,郑家军从出发开始,短短半个月时间就彻底平定了浙江的局势,且自身没有遭受太多的损失,这已经是最可惜的情形了,接下来只要降服了郑芝龙和沐天波,整个的南方就平定下来,而在南方各地推行诸多的新政,只要有郑家军作为后盾来保证,同时从南直隶各地挑选精干的官员到各地赴任,就没有太大的问题了。

当然做好这一切的事情需要时间,但这些事情不是着急所能够办好的事情,俗话说得好,治大国如烹小鲜,有些事情是不能够着急的。

终于,一直都在踱可惜扔得太高没有命中步的郑勋睿停下来。

“徐大人,杨大人,我的意见,今年之内,必须狗娃子想把眼睛合上要基本稳定南方的局面。”

徐望华和杨廷枢点点头,不过他们有些不明白基本稳定究竟是什么意思。

郑勋睿接下来很快说到基本稳定的意思了。

“我所说的基本稳定,那就是郑家军必须要完全掌控整个的南方,包括江西、福建、贵州、云南、广东和广西等地,乌斯藏都司可以暂时往后面放放,这些地方只能够存在郑家军,其余所有的卫所军队都要解散,就更不用说其他的军队了,包括土司拥有的军队也要彻底解散,南方唯一能够存在的军队就是郑家军。。。”

郑勋睿还在说的时候,徐望华和杨朱友四端起酒杯说:“少酒无菜廷枢两人的脸色就变化了,他们想不到基本稳定居然是如此高的要求,要知道今年只剩下九个月的时间了,不仅仅要平定郑芝龙和沐天波两股最为强悍的力量,还要解除南方所有地方卫说完所军队的力量,甚至还要解除云南和贵州等地土司的力量,这个任务的难度太大了。
四川巡抚李岩和总兵苏蛮子,已经操作了这么长的时间,才彻底平定四川土司的力量,那还是在马祥麟协助的基础之上,且白杆兵已经解散,其精锐力量加入到郑家军之中,现如今面对的可是云南以及贵州两个土司最多的地方。

郑勋睿说完之后,徐望华首先开口了。

“王爷,属下觉得今年之内彻底平定土司的力量,有很大的难度,能够平定郑芝龙和沐天波两股力量,基本掌控整个的南方,就算是很不错了,属下还是觉得,时间上面不用过于的着急。。。”

徐望华说完之后,杨廷枢也跟着开口补充了。

“王爷,属下认为徐大人说的在理,其实各地土司的力量,是立足于当地的,想要让他们彻底解除力量,难度不小,郑家军只要能够降服郑芝龙和沐天波这两股最为重要的力量,后面的很多事情就好办多了,王爷可命令各级的官府在南方推行新政,慢慢的问她怎么弄成这样稳定南方整体的局面,有些时候兵戈不一定能够起到完全稳定的作用。。。”

杨廷枢尚未说完的时候,郑勋睿的眼睛亮了,他的确陷入到一个误区里面了,那就是相信军事的绝对力量,认为军事能够解决一切,其实不然,从南直隶、湖广、四川、浙江以及陕西等地平稳的局势来看,起到重点作用的还是各级的官府,只要官府强力推进有利于社会稳定他想象着小娆看到它时的表情的政策,那地方上就能够稳定。

这也说明了,郑勋睿接下来重点需要对付的是郑芝龙、沐天波以及南方少部分的士大夫和商贾,只要能够降服这些力量,接下来你来管账;洪伟同志就可以采用正确治理的措施,让南方彻底的稳定下来,也让整个的南方成为郑家军坚强的靠山。

杨廷枢说完之后,郑勋睿面带微笑开口了。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你们说的很不错,是我想的过于的复杂了,不过今年之内,必须要彻底平定郑芝龙和沐天波两股力量,这个部署不能够动摇,其余的事情,暂时可以缓一缓,我们还有很多的时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