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小问题大奥妙
登基之后,郑勋睿一点都不轻松,有很多需要他做出决定的大事情,可让他恼火的是,在从不招惹别人他看来的小问题,却让周延儒、徐望华和郑锦宏等人如临大敌,这就是朱慈烺等人的事情,要说郑勋睿登基,接受的是先皇的遗诏,这从理论上面来说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而且先皇已经将公主朱徽娖许配给了皇上,就等候黄道吉日举行大婚的仪式,皇贵妃的位置已经空出来,明显是留给朱徽娖的。

促成这个局面的是高起潜,郑勋睿心知肚明,没有戳破,他想到的是做事情,让国家强联系多一些大起来,对于是不是需要改朝换代,是不是重视朱慈烺等人的事就算是表达谢意了情,倒是没有那么多的要求,再说他这个皇上,有着强大的实力和自信,做事情是能够彻底放开手脚的。

可惜这些所有的安排,都不能让周延儒等人放心,毕竟众人的看法与郑勋睿完全不一样,他们认为朱慈烺是巨大的威胁,而且这个巨大的威胁还留在京城,拥有自由,这就更加的不可思议。周延儒等人甚至认为,这是不是皇上留给他们的任务,接下来他们的目的就是要让朱慈烺等人彻正月十五以后放一个月的假底的消失,历史上又不是没有这样的事情出现。

要知道天下的读书人,对朱慈烺的看法是不一样的,朱慈烺的存在,不仅仅会对皇上造成巨大的威胁,甚至能够对皇上的家人造成潜在的威胁。

周延儒等人多次在郑勋睿的面前提到朱慈烺的事情。

刚开始郑勋睿没有特别的在意,也没有决定听从周延儒等人的建议,可是周延儒甚至是杨廷枢等人连续几次提出来朱慈烺的问题之后,郑勋睿开始重视这个事情了。

郑勋睿可不蠢,他所倚重的周延儒、杨廷枢甚至是郑锦宏都提出来朱慈烺的问题,若是他还不能够明白其中的含义。那也就白活了。

其实周延儒等人不仅仅是担心他这个皇帝的宝座时常处于危险之中,更加深层的忧虑也是为着自身的安全担忧,要知道先皇被迫自缢身亡。朱慈烺等人的内心不可能没有想法,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若是有朝一日朱慈烺掌握了权力,对于支持郑勋睿的诸多大臣会怎么样,对这些大臣的家人会怎么样,那都是说不准的事情。

这些愿意跟随他拼搏的大臣,每日里都要想着身边有着巨大的威胁,而且这个威胁还得到了皇听觉意识也不错上的支持,该是什么样的滋味。

郑勋睿终于发现了自身重大的失误,也感受到了高起潜的“良苦”用心。

穿越之人。之前所向披靡,在所有重大事情上面都能够拿得起放得下,都能够稳妥的处理,偏偏在这件事情上面,没有经过缜密的思考。

高起潜与王承恩之间的关系是很不错的,王承恩已经跟随朱由检去了,不过在这之前,高起潜是不是与王承恩之间有过商议,如此重大的事情,高起潜一个人就能够做还有蒲秧出决定吗。或者说朱由检是不是知道这件事情。

政治是残酷的,很多的事情不敢去深入的联想。

登基之后,郑勋睿终于陷入到一个巨大的矛盾之中。

为什么历史上的朱三太子出现之后。康熙震怒,在政权完全稳固的前提之下,还要不遗余力的杀掉所谓的朱三太子,难道康熙不想着仁慈吗,恐怕康熙想到的是由朱三太子所产生的震荡,将对王朝的稳定产生巨大的影响。

朱慈烺还年轻,目前能够保住性命,恐怕暂时没有其他想法,可随着时间的推移。谁能够保证朱慈烺不产生想法,甚至是有一些暗地里的动作。任何的一个政权,都不可能保证不出现任何的错误。而朱她说慈烺这样的威胁,就能够随着政权动荡的时候,开始发力了。

郑勋睿第一次人生如戏良苦短发现自己想的太简单了。

不管朱慈烺有没有能力,其身份就是一个巨大的吸引力,就能够吸引到很多人围在身边,一旦机会合适,这些人就可能站出来兴风作浪,到又该我挨骂了时候朝廷大开杀戒,造成的影响就更大,在历史上造成的影响也更加的恶劣。

杀掉朱慈烺等人很简单,郑勋睿只要有暗示,自然有人想办法促成这一切。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痛苦思索之后,郑勋睿第一次屈服于残酷的政治,他决定对朱慈烺动手了,当然不能给公开这样做,而是要想到很好的办法。

办法有的是,让朱慈烺进入到郑家军之中,在即将到来的战斗之中,光荣捐躯就可以了,至于说要做到这一点,那更加简单。

崇祯十七年七月初五,也就是瑞元元年七月初五。

皇宫内部出事了。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负责皇宫内部事务的太监高起潜,贪墨内务老子看喽怎么啦?他谈不得是啥子玩意?他是叔叔辈府的银两。

这件事情是被领侍卫内大臣洪欣瑜发现的。

为了保证皇宫的正常运转,按照皇上的建议,皇宫设立了内务府,内务府的最高长官就是领侍卫内大臣,包括司礼监等部门系数都归于内务府来管辖,而银两的开销也是属于内务府直接管辖,户部是不能给直接干涉皇宫所有开销的,当然银两的来源是户部,所有赋税大大小小归口到户部,户部每年按照皇上的他哥哥是顶梁柱要求拨付一定的银两给予内务府。

拨付给内务府的银两是不少的,包括皇后娘娘以及嫔妃的俸禄,宫女太监的开销,包括锦衣卫等等的开销,以及生活系数都在这些银两之后来忽然眼圈儿一红中,故而数目是巨大的,当然皇上和皇后娘娘等还需要一些小金库,也在内务府。

监督这些银两开销的就是领侍卫内大臣洪欣瑜。

高起潜居然敢打这些银子的主意,可谓是胆大包天了。

皇上得知这件事情之后,异常的震怒,甚至在朝会的时候都发脾气了。

高起潜恐怕是感觉到难以过关了,选择了自杀。

这件事情在皇宫内部引发了不小的震荡,包括皇后娘娘等都感觉到吃惊,想不到一向小心翼翼性格温顺的高起潜,居然会贪墨内务府的银两。

其实内务府银两的开销,最终不是洪欣瑜表态的,而是皇后娘娘直接表态,要知道皇后娘娘曾经是洪门钱庄的大掌柜,对于银两的开销等事宜都是非常清楚的,也是相当熟悉的,如此的情况之下,内务府任何的开销想要瞒住皇后娘娘,几乎不可能,也没有谁有如此大的胆量。

为此,皇后娘娘专门找到了领侍卫内大臣洪欣瑜,责问为什么会出现此等事情,据说洪欣瑜跪在皇后娘娘的面前,身体颤抖,都不知道怎么回答皇后娘娘提出来的诸多问题了,后来还是有理想我们才觉得有奔头高全德屋里环视了一圈恨着声饿着肚皮囫囵睡了皇上专门给皇后娘娘做出了解释,这才让皇后娘娘没有继续责备洪欣瑜。

从这件事情上面,诸多的文武大臣也知道了皇后娘娘的厉害,更是感受到了皇上做事情的严谨,要知道洪欣瑜可是时时刻刻都跟随在皇上身边的人,可谓是得到了最大的宠信,可是做错了事情,还是被皇后娘娘训得如同老鼠一般,要不是皇上为洪欣瑜求情,恐怕洪欣瑜这个领侍卫内大臣,也一样要遭受责罚。

皇宫内部的人贪墨,按说这件事情与洪欣瑜的关系不是太大的,可就是因为洪欣瑜是内务府的领侍卫内大臣,也要承担责任。

这让满朝文武更加的小心,暗自想着做事情可不要出现什么问题。

真正知道其中奥妙的人不多,也就是周延儒、徐望华、郑锦宏和杨廷枢等人。

信号已经发出来了,众人明白了其中的奥妙。

皇上虽然没有公开承认在处置朱慈烺等人事情上面的错误,可是实际行动已经表现出来了,要知道朱慈烺等人能够保住性命,就是皇上的仁慈头晕就没打,否则早就被斩杀了,现在皇上恐怕想清楚了其中的问题,决定采纳周延儒等人的建议了。

皇上五月二十八登基,一直到七当年月份,尚未迎娶朱徽娖,这就是信号。

当然,皇上这段时间非常的忙碌,每日里在乾清宫处理政务都到很晚的时间,尽管早朝的时间已经改到了辰时,可很多时候,乾清宫的灯卯时二刻左右就亮起来了。

就在周延儒等人还在琢磨的时候,七月十五日,皇上做出了决定,在八月十五的时候,遵照先皇的遗诏,迎娶朱徽娖。

紧接着,皇上再次下旨,让朱慈烺进入到被鞋子的柔软小巧吸引住了郑家军之中磨砺。
<”二赖头就把门关上br />能够进入到郑家军之中磨砺的,也仅仅就是朱慈烺。

皇上的这些举措,让周延儒等人再次疑惑了,本来以为皇上准备动手了,谁知道形势的发展,反而是让朱慈烺等人的地位更加的稳固了。

看出来这其中奥妙的,唯有徐望华。

徐望华什么都不敢说,每日里忙碌于公事。

很快,周延儒等人的注意力再次转移,因为皇上已经开始说及内阁的事宜了,这可是最为重大的事情,要知道能够进入内阁,就等同于宰相,更何况皇上早就透过口风了,现如今的内阁,与以前的完全不一样,朝廷所设立的某些部门,也要做出大就放下心来规模的调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