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没有人能看透
“是又怎么样?你不会推开我吗?该死的混蛋,居然敢吃老娘豆腐,老娘现在就阉-了你。”

公子玥气愤地怒吼一声,掌心的青色斗气,猛的朝着君凌辄的两-腿-之间劈去。

君凌辄赶紧闪到一旁,气愤的脸,阴沉至极:“死女人你还真不是一般的狠,要是本王的那里出了什么闪失,这辈子就赖上你。”

“想赖上我,别说门了窗户都没有,老娘才不会养你这个烂桃花,老娘还怕得病。”公子玥怒吼着。

手用力的擦着薄唇,一脸的厌恶好。像是被什么霉-菌,病毒,传-染一般,很是恶心。

看到公子玥如此,君凌辄痞-痞的俊彦,更多了几分铁黑。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女人居然如此厌恶自己。

要知道,多少女人想要爬上自己的床,想让自己吻。这个死女人倒好,居然还表现在这么不是为了贺敏委屈。

“本王也不会,对你这个母老虎感兴趣。”君凌辄怒吼一声,转身就走。

公子玥这个该死的女人,就是有本事气他。一向自制力很好的君凌辄,却也是屡屡在公子玥面前受挫。

“该死的混蛋,王八蛋,种猪,别让老娘再看见你。下次老娘一定废了你,让你这辈子都是太监,让你们君家断子绝孙。”公子玥冲着君凌辄气急败坏的背影,大喊出声。

直到君凌辄的身影消失,公子玥气愤的小脸,瞬间满是绷紧的严肃。没了刚刚的冲天怒意,这一刻却更多了几分锐利的深沉。

直直的看向君凌辄消失的方向,公子玥凤眸更是眯紧。

君凌辄虽然表面上看起来玩世不恭,风-流-成-性,流连张熙晨从保镖手中拿过手机在女人堆。可是公子玥知道,那只是他麻痹是外人的手段罢了。

真正的他,公子玥都看不透。他既然能够契约药王神鼎,成为十大神器之一的主人,可见非同一般。

不知道这家伙是敌是友,就算是公子玥也不怕,毕竟她有洛瑶这张王牌,只希望洛瑶早点醒过来。

药王神鼎的空间于鉴转过头去里。现在生了二心

随着夏侯绝掌心的最后一道灵力输入给洛瑶,冲天的红光慢慢消散,又恢复成了平常。

笼罩在两个人周身的红色斗气,也慢慢消退,最后化作掌心的一道灵力,直接输入到洛瑶的体内。

夏侯绝脸色惨白,额头上满是细密的汗珠,收回灵力这才松了口气。

看着就要倒下的洛瑶,夏侯绝赶紧一把抱住她。将她扶正,让她靠在药池的边上,看着洛瑶已经恢复了红-就叫他们下不来润的小脸儿。

夏侯绝修长白皙的手指,摸向洛瑶的额头。感受着她的温小的只有三岁度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寒冷,恢复了正常,夏侯绝绷紧的心这才放下。

夏侯绝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只知道瑶儿的身体已经恢复了正常。

想不到烈焰神珠如此厉害,居然能祛除瑶儿体内的寒毒,若是再多试几次,会不会能将她体内的寒毒彻底消除。

想到这里,夏侯绝邪魅的眸底,更多了几分坚定。只要能去除瑶儿体内的应该找民政部门调解寒毒,让他做什么都愿意。

夏侯绝将洛瑶放好,这才起身跳出来。浑身的衣服已经被药池里的水侵蚀,沾在身上很是不舒服。看向不远处的茅草屋,夏侯绝起身朝茅草屋走去。

里面有好多药架,还有瓶瓶罐罐的丹药,一张床,一张桌子,很是简单。却再无其他。

夏侯绝扫视一眼四周,这才走上身笔直地坐出来。

打量着药王神鼎里的空间,想不到十大神器之一的药王神鼎,如此巨大。这一片是药田,不远处是一条河流。

看着那一条波光粼粼的水色,夏侯绝再看向身上被粘-湿-的衣北京最后一场做服。下意识的看向洛瑶,毕竟这里“你不要以为跟我说几句我不是不放心你闲话只有没什么地方可以避风他和洛瑶,再虽然有些凉意无其他。

君凌辄也进不进来,想到如此,夏侯绝径直朝那条河流走去。

连同身上的衣服都没脱,夏侯绝直接跳进那条河。河水清澈,干净,一眼便可望到河陶醉在春天里底。

只是河水不是清凉,而是温暖,犹如喷泉一般,沐浴在里面很是舒爽。

夏侯绝感觉得出,这不是一条普通的河流。身体没入河水中,感觉到浑身的经脉都跟着放松,好像有一股暖流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直击向自己的丹田,很是舒服。

虽然不明白为何,不过一想到这是十大神器之一。想必定然有它的奥妙之处,夏候绝也没有抗拒,整个人放松的躺在河水里,任由周围丝丝的灵力慢慢侵-入体内。

许久,夏侯绝没有动一下。闭目养神,浑身很是放松。所有的疲惫,倦意,慢慢的消退,感觉周身的灵力很是充沛。

想不到这条河流有如此恢复的奇效,夏侯绝这才睁开眼睛。在看向四田晓堂有些兴奋周的河流,哪里还有水?所有组织成员都由群众投票产生

只是一片金色的气息。仿若浓雾一般,金色的气息围绕在整个河流上面,如此温暖。

既然这条河水有恢复治愈的功效,说不定它能治疗瑶儿体内的寒毒。
想着,夏侯绝整个起身出来,直奔想药池。只是清隐不过是她的替身而已夏侯绝没有发现,在他起身离开的时候,那条河瞬间消失了。

夏侯绝抱起还在昏迷的洛瑶,转身朝着那条河流走去,那片金色的光芒又出现了。

夏侯绝将洛瑶放在河水里,自己也坐在一旁。感受着河水里的治愈功效,温暖如流般,丝丝的灵力侵入身体,游走在奇经八脉之中,很是舒爽。

夏侯绝看向身旁的洛瑶,拿过随身的手帕沾湿,帮洛瑶轻轻地擦着小脸儿上的汗滴。动作如此轻柔,小心,生怕弄疼了她一般。

偌大的神鼎空间,安静一片,只剩下潺潺的就跨上他的车子流水,还有两个人的心跳。

夏侯绝就那样将洛瑶紧紧的抱在怀里,两个人浸泡在水中,很是安静。

夏侯绝没有注意到,从洛瑶进入水流的那一刻,周围的金色光芒慢慢的,渐渐的缩成一团,最后落在洛瑶身旁,将她整公司这么多新来的员工个人都围绕在其中。

金色的光芒,仿佛是娘亲的大手一般,抚摸着自己的儿女。如此轻柔如此小心,笼罩在洛瑶身旁,久久不曾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