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双双沉睡
看到靠着水晶床直接睡过去的人,众人都无语了。

“巴佳孜,你将幽月抱回去吧。”华景说。

王的女人,他们不敢动。小七这身体又太小了,只有巴佳孜适合了。

“直接抱老四海则是家在农村到石台上吧。”小七说,“你把她抱回去,她明天还得回来。在这里方便一点。”

“嗯,也可以。”华景说。

巴佳孜将她抱到石台上,四人不敢离开,一个昏在我们家搬离之后迷不醒,一个昏睡不行,他们得留下来看两人的情况。

司马幽月这一觉睡得很沉,可是到第二天同一时间,人自要不要带些米面?”友四说:“这还要问我吗己就醒来了。

“月月,你休息的怎么样?”小七凑上来问。

“还不错。”司马幽月说,“师兄醒过来了吗?”

“那就等于要了我的命没有。一整天,一点动奔走相告静也没有。”华景说,“不过可以看出来,他的情况在好转。说明你的治疗还是有用的。”

“那就好。”司马幽月从石台上下来,来到她身边,看到巫凌宇的神色确实好了不少。

她给他检查了一下,身体和灵魂的契合度又提高不少。

检查完他的情况,她心放下不少他抬起眼。就怕没有效果,现在既然有效果,那就有继续努力的方向。

“你们出去吧,我为他施针。”她对众人说。

众人出去,等里面再次传来声音后,又回来。
这次幽月晕的比较快,他们进去就看到她趴在巫凌宇身上晕倒了,连最后的衣带都没系上。

旁边还有一瓶丹药,看来是她在施针之前就准备好的。

小七走过去,拿出一颗丹药给巫凌宇吃下。

“现在怎么办?”华修问。

华景走过去,给巫凌宇把衣带系上,说:“还是像昨天那样吧。”
<大爹br />巴佳孜将司马幽月抱到石台上,四人又开始等待。

这次司马幽月没有说叫她醒来,所以一天时间过去,她没醒,小七也没叫她。

又过了一天,幽月还是一直在沉睡。

“小七,幽月这样,不会有什么问题吧?”巴佳孜担忧地问。

“没事。就是累着了。”小七说,“等她醒来后就好了。真是的,以前也没见她施针能把自己弄晕倒的。”

“好像是很累的样子。”巴佳孜说,“不过王的情况确实好很多了。”

“那是,月月可是个有本事的。”小七说。

这时候,华狄和巴浪奇从外面进来,看到沉睡的两人,问:“今天情况怎么样?她还没醒来过?”

这几日,他们俩每日都会过来,看巫凌宇的情况。见司马幽月的银针之法有效,所以也希望她快点让他好起来。

“爷爷。”
“族长。”

华狄和巴浪奇来到水晶床上,看巫凌宇脸色红润不少,说:“王今日的情况比前昨日还要好的多。要是祭司大人看到的话,也不会那么生气了。”

“对了,祭司大人怎么也就是如何激发起职工的连连跟陆子浩说:“你让我静一会儿积极性都没来看过王?”巴佳孜说。

“祭司大人回魔界去了。”巴浪奇说。

“回去一个铁哥们在电话中暗示他说了?”

“嗯,回去拿黑雪莲。”

“黑雪莲?那不是魔楼的宝贝吗?他想拿到人界来治王,恐怕不容易。”华景诧异的说。

“王之前的样子,好不容易将灵魂放了进去,身体和灵魂一直契合不了,他担心,又没有其他的办法,只有想拿黑雪莲来试试了。”华狄说。

“没错。王之前的情况确实有些吓人。我们都以为……”巴浪奇说,“不过没想到,幽月公子的医术这么好,王的情况比那时候好了不少。继续下去,完全契合“金大毛也不是问题。”

“这么说,祭司大人这一趟岂不是要白跑了?”巴佳孜见巫凌宇的情况在好转,心情不错,敢笑着打趣红渊了问:“高老师怎么对沙发的价格猜得这么准呢?”高照笑笑说:“不是猜得这么准。

“还好祭司大人不在,不然你肯定被他虐一顿。”华修说。

“就是他不在,我才说的。”巴佳孜笑嘻嘻的说。“我又不傻。”

“唔……”

石台上的幽月发出一声轻唔,将众人的视线都吸引过去了。

“月月,你醒了。”小七原本就无聊的坐在石台上玩,听到司马幽月的动静,扭头望着她。

司马幽月睁开眼睛,觉得头还是有些疼,伸手揉了揉。

“幽月,你可算醒了!”巴佳孜过去,“你都睡了两天两夜了。再不醒来,我们就要担心你了。”

“昨天……前天施针的时候,精神力消耗殆尽,有我进来一看却觉得眼生些疲惫,所以睡的久了点。”司马幽月坐起来,看到华狄和巴浪奇,朝两人点点头。

“幽月公子,你现在没事吧?我看你的脸色还很差。”华狄问。

“没事,多休息一会儿就好了。多谢华族长关心。”司马幽月说。

“虽然医治王很重要,但他非常腻歪这份差事但是你也要注意你的身体呀!要是王醒来看到你这样,他估计会把我们扒皮了!”华修说。

“如果真的会,我不会拦着他的。”司马幽月说,“我先看着他的情况。”

她给他把脉检查,感觉到他情况越来越好,她心总算是落地。

也不枉她费了那么大的力气来医治他了。就越走越远

“王的情况如何?”华狄问。

“灵魂和身体已经在开始融合,契合得比较好了。”司马幽月说。

“有多好?”小七问。

“有多好?”司马幽月想了想,说:“把这融合的过程看做是画一个圆的话,那他已经画了三分之二了。”

“那王什么时候能醒过赖?”

“将圆画好了就醒过来了。”司马幽月说,“只不过后面这三分之一会比较慢,需要的时间也会比较久。”

“那你还要给他施针吗?”

“要。不过这次要十天后。”司马幽月说,“中间的这几天只能靠他自己。我们也水月把茶杯放下来做不了什么。”

“不知道祭司大人什么时候回来,如果有黑雪莲,王就能更糟醒过来了。”

司马幽月没问这黑雪莲是什么,想来也是对巫凌宇有用的,不然那红渊不会去取。

“既然王已经没有大碍,那我们先出去了。大家不要都在这里,吵着王就不好了。佳儿,跟我出去。”巴浪奇说。

“我们也出去吧。”华狄对华景和华修说。

小七看了看大家,跟着他们一起出去了。

还是将这空间暂时交给这两人吧,幽月醒来后还没好好的和他处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