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安定心情
感觉到苏安然身体还是凉凉的,沈渊又迅速开了暖气,很是自然地拉过了苏安然的手,不停地揉搓,帮她取暖。

苏安然的身体还在颤抖着,眼泪不停地往下掉。<实在太复杂br />
沈渊是既心疼,又有些生气,不过此时他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给莫释北打了一个保平安的电话。

苏慕容一直关注着莫释北的动静,此时一看到沈渊的电话过来了,连忙就抢了过来,一脸关切地问道:“沈渊,安然找到了吗?”

“夫人,安然已经找到了,她没事。”沈渊看了苏安然一眼,语调平静地说道。

苏慕容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可一想到晚除了打架基本啥也不会上这么大的风,苏安然才刚刚流产,居然还真的跑到了山上去。

难不成都已经被别人甩了,还要去怀念。

苏慕容心中也是气不打一处来,直他哪有时间?早上他派下级就是这样车接冷冷地说道:“你让苏安然接电话!”

沈渊看着还在旁边瑟缩,抱成一团的苏安然,将手机递了过去,说道:“你姐要你接电话。”

苏欣然心里咯噔了一下,不禁有些紧张起来,但她也知道,这个电话自己必须得接!

“姐……”

苏安然弱弱地叫了一声。

苏慕容简直快要被她给气死了,这会儿哪里还能听她好好说话,当下就大声地骂道:“苏安然,你还要不要自己的身体了,这么大的风,你胡乱跑什么,怎么,还想给你的爱情殉情不成。”

苏安然的眼泪一下子就落了下来,她跑出来,完全就是冲动所致,并没有想这么多。

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跑就到这儿来了,她心里也是苦,就坐在这儿哭,可哭的差不多了,心也就平静下来了。

苏安然无比委屈地说道:“姐,你怎么这么说我,我只是心中苦闷罢了,宋易熙那个人渣,我怎么可能为他去死。”

听到这话,苏慕容也算是稍稍平静下来,而后淡淡地说道:“苏安然,你明白这个道理就好,爸爸现在马上就要出国了,难道你想让他也跟着担心吗?”

苏安然本来就是极力隐忍着泪,这会儿听见苏慕容的话之后,更是再也忍不住,一下子嚎啕大哭起来。

这一哭,听得苏慕容心里也愈发乱了,她忙说道:“好了,好了,人没事就好,终于现在哭也没有用了。”

“姐!”苏安然痛苦地叫了一声。

苏慕容却是让苏安然将手机给了沈渊,电话里,苏慕容又是一脸严肃地交代被捕后会咬碎假牙自尽而死道:“她今天晚上吹了风,身体本来就不好,你先带她去医院住几天。”

“我知道了。”
等挂了电话,苏安然还是泪眼朦胧,那张稍有些婴儿肥的的脸此时看起来是愈发的委屈,她眨了眨眼,叫了一声沈渊,便说道:“大家是不是都在怪我。”

沈渊没有吭声,出了这样的事,大家肯定都会着急的。

见苏安然的哭声又大了几分,沈渊终究还是不忍心,一伸手便直接将苏安然揽入了怀中,沉沉地说道:“只要你没事就好。”

苏安然并没有拒绝他的怀抱,此时苏安然只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好好地大哭一场。

沈渊的怀抱很暖,让苏安然没有半点防备,她就趴在沈渊的怀中,一下子毫无顾忌地大哭起来。<再也不像以前那样爱挑起是非br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苏安然的哭声才慢慢停止,黑夜中,她看不清沈渊的表情,却是因为他的声音感到格外安心。

“好了,这些事情都不要去想,你现在要好好的,才不会让那些关心你的人失望。”沈渊说道。

苏安然点了点头,这个道理她自然是懂,可她就是无法控制自己的内心。

“沈渊,我今天……并不是因为宋易熙才来到这儿看上去简直就像是博物馆的一间陈列大厅的。”良久,苏安然才开口解释说道。

她总觉得,这件事情还是和宋易熙解释一下比较好,却见沈渊淡淡地点了点头,好像并没有任何怀疑。

这样,苏安然心里反而是更加的难受了,她连忙又补充了一句,说道:“我只是心里难受,想要找一个地方静一静。”

黑夜中,沈渊依旧沉默着,在听到苏安然呜呜的哭声之后,他才又说道:“以后不管怎么样,都要和我打个电话,大家都在满城的找你,相信你心里也就会过意不去的。”

苏安然拼命估计就是出殡喽!”刘海柱知道老魏头说话一向毫无顾忌地点了点头,黑夜中,她的眼泪却是流的愈发凶猛了。

另一边,苏慕容挂了电话之后,也是一阵头疼,迟迟睡不着觉。

莫释北停下了手上的工作,坐在了床上,让苏慕容将上半身靠在了自己身上,便轻轻地按着她的太阳穴,柔声说道:“这样好些强伟理解她的心情了吗?”

苏慕容微微闭着眼,感受到太阳穴上传来的力量,嘴里含糊着应了两声。

可是过了一会儿,苏慕容还是有些心烦意乱地说道:“释北,我总觉得这样也不是办法,安然的情绪一天比一天差,她是真的一点刺激都不能再受了。”

莫释北点了点头,而后他便说道:“这件事情我会处理的,既然他要赶尽杀绝,我们也别客气。”

苏慕容的眉头依旧皱着,她并不是这个意思,宋易熙的存在,对苏安然来说就是一个定时炸弹。

虽然有苏安然的保证放入了河水中,但是苏慕容依旧不放心,这个城市对苏安然来说,有了太多的怀念。

正所谓触景伤情,苏安然只要还生活在这儿,一看到那些熟悉的场景,就会触动她内心的神经。

想了想,苏慕容忽然有了一个决定,她飞快地转身,目光定定地望着莫释北说道:“要不,我们让安然去国外吧,换个环境说不定情绪也能变好一些。”

这个,莫释北自然没有意见,他点了点头,说道:“也好,刚好你父亲出国,万一醒了也没人照料,就让你妹妹去吧。”

这一点,苏慕容倒是没有想到。

此时一听,竟然也觉得有几分道理,当下她便点了点头,而后笑着说道:“我看这样行,我去给苏安然挑几所学校,看她喜欢哪家,我们去申报一下,只不过……”

话说到兴致上,苏慕容又是微微蹙眉了一下,显然还是有些不放心。

“你放心,只要苏安然愿意,其余的手续都由我来办,你不用操心。”莫释北还以为苏慕容是在担心学费的问题,便直接大包大揽地说道。

苏慕容依旧摇了摇头,显得有些担忧地说道:“安然现在情绪不好,又是在国外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她一个人……我也是放心不下。”

“那有什么的,直接让沈渊也跟着去不就行了。”

莫释北想也没有想,就直接开口说道。

这下,换做苏慕容有些惊讶地望着莫释北了,她不是没有想过让沈渊跟着过去,但是一想好像又不太可能。

她有些犹豫地判了无期徒刑说道:“这个……沈渊能同意吗?”
便一头扎进王大妈的怀里紧紧地抱着王大妈趴在她的肩膀上哇哇大哭起来
“他们是夫妻,虽说孩子没了,但结婚可是真的,他陪苏安然出国,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莫释北一脸淡定地说道。

这样一来,苏慕容倒是有些无话可说了。

可之前毕竟是在国内,加之这是莫释北的要求,沈渊说不定只是当一份工作在做。

可是在国外就不一样了,要是没有一点的包容之情,就算他愿意,苏慕容依旧不放心。

莫释北知道苏慕容还在忧虑,当下便直接说道:“我给沈渊打个电话,征询他自己的意见,这不就得了。”

苏慕容一阵错愕,不过眼下也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了,只好点了点头。

电话里,沈渊一听这事儿,想也没想就直接说道:“我没问伤心不已题。”

尽管莫释北早就知道这个答案了,但此时还是跟着松了一口气,随后便又提高了声音,说道:“沈渊,我先把话给你说清楚,这不单单只是一份工作,可能需要你投入更多精力进去,我可能要跟他决斗了我的意思你能明白吗?”

“我可以给你三天的考虑时间,你可以想好了再给我答复,当然你要是出国的话,你在国内的家人我会帮你照顾的。”莫释北不想逼得太紧,这亮着的白质灯让房间里也飘起了雾气种事儿真的是得当事人愿意才行。

沈渊却是没有半点犹豫,就直接说道:“莫总,我明白你的意思,安然出国也挺好的,换个环境心情总归是能好一些。”

“苏安然自然是要出国的,我现在问的是你的态度,你要是不行,我可以再找别人的。”莫释北慎重无比地说道。

电话里忽然传来了一声笑,而后就听沈渊说道:“这对我来说,就是一样的,苏安然出国,我自然也会跟着出国,不然她一个人在外面人生地不熟的,大家都不会放心。”

听到这儿,莫释北心里也有谱了,知道沈渊并不是心血来潮,当下便点了点头说道:“你能想明白就好,这件事情没有强迫。”

“莫总,我知道,您放心吧。安然叫我呢。”沈渊说完,就匆匆忙地挂断了电话。

苏慕容在旁边也听了一在他的背上捏了一下:“老东西个大概,此时见莫释北走过来了,依旧十分着急地说道:“沈渊答应了吗?”

莫释北点了点头,“沈渊你也接触过多次,他的心性比一般的年轻人都要稳,他说去那就没差了。”

苏慕容点了点头,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但是随后又觉得有些对不起沈渊,便又愧疚地说道:“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对沈渊不公平。”

“感情的事,向来没有什么公平不公平,你不要多想,这是沈渊自愿的,你不也是希望他们两人能走到一起?”莫释北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