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早想到了
从南阳府城出发之后,李自成就处于急行军的状态,时时只有你张哥才有这个面子刻刻跟在他身边的还是顾君恩。

决定征伐开封府城,这是李自成做出的决定,当初刘文秀代表张献忠前来协商的时候,李自成是不待见的,他不会忘记在四川夔州的遭遇,那一次若不是顾君恩提前的判断和及时的撤离,这个世界上恐怕不存在他李自成了。

不过顾君恩的分析还让李自成最终做出了决定,一旦张献忠被官军彻底的剿灭,那么接下来朝廷就能够然后洒一路眼泪走出了省立医院集中精力对付他李自成了,保护张献忠不被官军彻底剿灭,其实就是保护自身,这让李自成终于下定了决心,采取一定的行动来帮助张献忠。

当然李自成也不会直接去帮助张献忠的,譬如说派遣大军前往郧阳府城,这不在考虑之列,他所希望的是通过一定的行动,让自身得到好处,故而攻陷开封府城就成为了最好的选择,开封府城的富庶李自成清楚,且义军拿下了开封府城,必将对朝廷造成巨大的震撼。

顾君恩和刘文秀商谈的时候,李自成也提出了要求,那就是张献忠必须要固守郧阳府城,不管有多大的损失,决不能够擅自撤离,同时在官军驰援开封府城的时候,张献忠必须率领大军骚扰,让官军无法全身心的支援开封府城。

为了保证十八万的大军能够迅速的行动,李自成可谓是煞费苦心,进行了长时间准备,其实在这个过程之中,顾君恩曾经提出来建议,留下一部分的军士固守南阳府城,率领十万左右的义军攻打开封府城。李自成没有同意,坚持率领所有的义军军士征伐。

也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的很清楚李自成之所以这样做,是不相信张献忠。

开封府城的位置太过于重要了。一旦李自成做出攻打开封府城的阵势,官军必定会全力的守卫。这样的情况之下,多一些军士,就能够保证足够强悍的战斗力,再说张献忠不现在一次性收取择校费已经让家长很头痛了可能一直都守在郧阳府城,战斗厮杀到了最为激烈的时候,张献我来问你忠或许会率领大军前来分一杯羹,若是留下部分的军士在南阳,说不定被张献忠吞并。或者说发生激烈的冲突。
李自成太了解张献忠了,他知道张献忠什么都能够做出来。

出发的前五天的时间,十八万大军的行动非常迅速,经过了裕州、叶县、襄城,眼看着靠近许州了,这让李自成非常的高兴,大军行动越是迅速,越是能够保证顺利的攻陷开封府城,毕竟河南的大部分官军,都分布在新野和信阳一带。护卫开封府城的力量是很薄弱的。

不过从第六天开始,大军的行军速度开始慢下来了。

李自成好几次询问前军指挥刘宗敏,刘宗敏也是无奈。义军骑兵的人数不多,绝大多数都是步卒,人的体能是有限的,每日里靠着双腿行走几十里地,总是有疲惫的时候,最初出发时候的激情已经过去,到了这个时候,义军军士已经不可能同开始一样快速了。

顾君恩也劝解李自成,义军军士的体能不能够超过极限。否则就算是赶赴开封府城,也无法马上开始作战。

李自成倒也是雄才大略的人物。听到刘宗敏的禀报和顾君恩的劝解之后,索性命令大军就地宿营。歇息一天时间再行出发。

中军帐。

李自成、顾君恩和刘宗敏三人正在商议。

顾君恩提出来,义军难道就真如此低调恐怕不能够仅不玩了仅想着进攻开封府城,还要想着应对官军的阻击和厮杀,毕竟闯王率领大军进攻开封府城,这件事情已经传扬出去,朝廷和官军肯定有准备的。

刘宗敏赞同顾君恩的意见,建议义军随时要做好战斗的准备。

李自成却没有这样的想法,他帮助张献忠是从自身站了一会儿角度想把自己饿死出发的,官军正在全力以赴的征伐张献忠,他抓住了这个空子,进攻开封府城,不过是想着大捞一把之后离开,这些年以来,河南各地屡屡遭遇灾荒,整个的河南省,就只你们在山上胡搞七八搞都有半年了有开封府城很是富庶了,十八万的义军需要大量的钱粮消耗,能够攻下开封府城,得到大量的钱财,对于义军下一步的发展是很有利的。方枪枪抢到橡皮并且把它塞进鼻孔里

“顾先生、宗敏,你们的意思我明白,不过我可不想沿途攻城拔寨,大军已经绕过了襄城,没有看见官军有什么动作,接下来要绕过许州、尉氏,直插开封府城,我看官军也不可能有什么大的行徐冰找出一条新毛巾动,我要求大军行军的速度一定要快,就是避免官军的骚扰,我们的目标是开封府城。”
过着乞丐不如的生活而陷入了思索
顾君恩摇摇头。

“闯王,我也想着能够一口气抵达开封府城,不过沿路的防备还是必须的,不说五省总督孙传庭,就说河南总兵贺人龙,此人骁勇善战,绝不可能还是守在新野等地,肯定会驰援开封府城的,我们必须要做好厮杀的准备。”

李自成看向了刘宗敏。

“闯王,属下觉得顾先生说的是对的。”

李自成鼻子里面哼了一下。

“顾先生,你是不是想着张献忠会参与到厮杀之中,支援我们啊。”

顾君恩果断的摇头。

“自从义军从南阳府城出发,我就没有这样的想法,张献忠是绝不会在这个时候出手的,而且我还可以断定,围剿张献忠的官军,得到闯王攻打开封府城的消息之后,肯定会全部撤离郧阳,全力以赴赶往开封府城,我还可以断定,张献忠短时间之内会按兵所以她小心亦亦蹒蹒跚跚走一步挪一点地向上坡的走去不动,观察局势的变化,关键时候搀和进来,得到最大的好处。”

李自成对顾君恩的信任是绝非一般的,可以说十八万义军之中,顾君恩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听见顾君恩这样的分析,李自成也奇怪了。

“顾先生,既然你有这样的认识,为什么还要求义军做好准备,沿途抗击官军啊,难道我们要将官军全部吸引过来,减轻张献忠的负担吗。”

“闯王,事情不会依照我们的想象发展,这些日子行军的时候,我已经仔细思索过了,我们如此快速度的行军,想到的就是抓住机会,乘着开封府城守卫空虚的时候一举拿下,不过闯王是否想过,我们一时半会拿不下开封府城,会遭遇到什么样的局面,若是孙传庭、贺人龙两路官军全部赶赴开封府城,我们该如何的应对。”

听到顾君恩这样说,李自成陷入到沉思之中。

“义军与官军之间的厮杀,是不可能避免的,就算是我们迅速拿下他将包放到地上:“还有房吗?”“一百二一晚了开封府城,撤离的时候也会遭遇到大量官军的围剿,而且我们拿下开封府城之后,得到了补给的义军将士,会不会沉湎于财富之中,暂时的丧失斗志,这也是需要思考的问题,我们进攻开封府城的行军途中,遇见官军的追剿,不一定是坏事情,我们若是能够鼓足义军将士的斗志,彻底的打败官军,开封府城还是唾手可得,且我们可以彻底的消除后顾之忧。”

顾君恩说出来这些话之后,李自成的脸色豁然开朗。

“还是顾先生考虑周全,我差点忘记这些可能了,顾先生能不能详细说说。”

李自成态度的变化,让顾君恩也很是高兴,其实他的绝大部分建议,李自成都是采纳我会对媳妇子好的。

看见顾君恩的目光转向了桌上,刘宗敏迅速的铺开了地图。

“闯王,义军行军的路线是明确的,经过许州、尉氏县之后,直插开封府城,义军有接近二十万的将士,不可能走小路,只能够沿着官道前进,这一点贺人龙应该是清楚的,若是我站在贺人龙的角度思考,必定在尉氏县阻止义军对开封府城的进攻。”

李自成看着地图点头,认可了顾君恩的分析。

“不过我感觉到,不能够完全认定贺人龙依托尉氏县城来防御义军,若是贺人龙驻守在城池之中,我们完全不必理睬,大军绕过县城赶路就是,甚至我们可以留下部分的军士,彻底包围尉氏又睁开了眼睛县城,让贺人龙无法驰援开封府城,再说从行军速度上面来说,贺人龙也不大可能在很短的时间之内赶赴尉氏会阴部有溃疡县城,做好一切的布防。”

“尉氏县城距离开封不过一百多里地,这期间唯独有朱仙镇可以布防,过了朱仙镇,义军就要直接面对开封府城了,故而我们也需要注意朱仙镇这个地方,南宋时期,岳飞曾经在这里大战金兵,取得了重大的胜利,朱仙镇地方虽小,名气是很大的。”

“故而我的建议是,请刘宗敏将军率领精锐的义军将士,迅速抵达尉氏县和朱仙镇,在这两个地方布防,斥候侦查官军究竟会在哪一个地方阻止义军,黄狗蛋被燥热的臊气鼓起了勇气不管在什么地方发现官军的踪迹,都要做好战斗厮杀的准备。”

“闯王可令大军做好战斗准备,若是贺人龙在朱仙镇阻拦,那义军就在朱仙镇与官军好好的厮杀一番,彻底打败贺人龙。”

顾君恩说到这里,李自成插了一句话。

“要是孙传庭也率领大军前来,该怎么办。”

“那就一鼓作气,彻底打败他们,只要打败了孙传庭与贺人龙,不要说拿下开封府城,就算是拿下整个的河南,都不在话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