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干净利落
杨贺与刘泽清卯时准时出发。

他们看到的是白雪皑皑的世界,雪花还在不断飘落,不过是稀疏了一些,地面厚厚的好像在静候死神的宣判积雪之中,有着醒目的红色木桩,这是斥候营将士侦查之后在官道两边做好的标记。

杨贺与刘泽清已经预计过,杜度命令部分的军士押运粮草,速度肯定是不快的,而且杜度率领的大军卯时从易州出发,赶赴保定府城,申时二刻左右就接近七里坪了,这个速度非常惊人,这说明杜度是以最快速度行军,急于拿下保定府城,暂时不会考虑运送粮草的军士。

按照正常速度,运送粮草的军士,一天时间最多能够走一百里到一百五十里。

气候恶劣,天降大雪,这更是影响行军速度的因素。

根据这些情况来分析,运送粮草的大军,距离保定府城最少还有五十里左右的距离,就算是有昨天战斗逃走的后金鞑子天亮之后去通知运送粮草的大军,从时间上面计算,郑家军大军也能够赶上,从而彻底剿灭运送粮草的后金鞑子。

考虑到这些情况,杨贺与刘泽清要求大军以最快的速度行军,不准耽误时间,毕竟斥候已经侦查好路线,他们可以放心的行军。

刚刚走出十里地左右,几名斥候就骑着快马前来禀报称赞别人你必须竖起一个大拇指了。

斥候已经侦查到了后金鞑子运送粮草的大军所在位置,专门前来禀报。

杨贺与刘泽清听到斥候的禀报,脸色再次变一直划出我们白茫茫的视野化,运送粮草的后金鞑子,距离保定府城尚有八十里地,他们在大雪来临的时候停止行军。安营扎寨,不过他们的帐篷,仅仅是军士可以住进去。至于说那些被擒获的汉人和被劫掠的女子,不可能有帐篷居住。这些寻常的百姓被看押到临时扎起来的栅栏里面,如同牲口一般,暴露在雨雪天气之中,后金鞑子甚至没有派遣专门的军士看管,也许在他们看来,如此恶劣的气候之下,这些俘虏已经成为了拖累。

斥候不知道后金鞑子什么时间出发,但可以肯定的是。暂时没有发现后金鞑子与运粮草的大军会和,而且斥候在侦查的过程之中,斩杀了不少逃离的后金鞑子,这些后金鞑子要么就是找到树林躲藏起来,要么就是和战马依偎在一起避寒。<可是br />
只要是被斥候发现的后金鞑子,都是被斩杀的命运,斥候不需要俘虏。

这个过程之中,郑勋睿已经做出了安排,他估计会有后金鞑子慌乱之中逃进了附近的村镇里面,寅时的时候。他已经派遣四千人到附近的村镇去搜查了。水月把高帽子往头上一戴对着镜子这么一看

斥候禀报完毕情况之后,杨贺与刘泽清没有命令大军加快行军的速度,而是停下来研究获取到的情报了。

根据斥候的侦查。负责运送粮草的后金鞑子大约有五千人,这不是小数目,他们距离保定府城八十里地,但距离行军之中的郑家军将士只有六十里地,按照一般的行军要求,他们也应该是卯时开始行军,一个时辰行军二十里到三十里,郑家军全部都是骑兵,包括神机营的将士也是骑马作战。速度快很多,一个时辰可以行军六十里地。按照这样的速度来计算,郑家军将士与后金鞑子碰面在半个时辰到一个时辰之间。

这也就是说大战马上就要来临。郑家军将士需要在行军的过程之中就做好一切的准备。

杨贺与刘泽清仔细慎重商议之后,迅速做出了决定,他们决定打一场漂亮的伏击战,此次伏击战的机会完全存在,而且能够最大限度减少郑家军将士的伤亡。

周围都是冰天雪地,郑家军将士隐藏到雪地里面,不是特别的困难。

相比较来说,运送粮草的军士,在整个大军之中,战斗力一般都是偏弱的。

杨贺马上给斥候下达命令,严密关注后金鞑子的动向,随时禀报,每次禀报的时间不准超过半刻钟,他则和刘泽清一起,带着一百多的将士,加快速度,到前面去侦查,找寻最适合大军设伏的地方。

率领运送粮草大军的,是满八旗的一名梅勒章京。

承担这样的任务肯定是不愉快的,至少意味着收入要少很多,攻破城池之后可以抢夺不少的钱财,只要能够私藏一些黄金首饰等,就远比分配到的奖赏多。

不愉快的心情,自然会干扰到指挥,既然是运送粮草,那就不需要派遣斥候侦查沿路的情况,只要派遣一些军士在前面探路就可以了,被大雪掩盖的官道,还是需要简单的清理,如此才便于运送粮草的马车前行,至于说那些被俘虏的汉人,死活就不用管那么多了。

大军出发的时间,依旧是卯时,头一日行军一百二十里地,对于骑马的将士来说不算什么,跟不上的是那些被俘虏的汉人,不少人在行军途中倒下,也没有谁管他们,推到官道两边去就是了,一夜的大雪之后,倒下的汉人更多,这倒是符合梅勒章京的意图,能够熬过来的汉人,身强力壮,带这一时刻到沈阳去之后才能够派上用场。

女人同样要进行甄别,长相出众的乘坐马车,特别是各级军官看中的女人,那是要保护的,至于说其他的女人,基本都被军士拉到帐篷里面去了。

大雪的阻挠,让行军的速度更慢了一些,虽说距离保定府城只有八十里地了。

巳时一刻,大军大约前进了三十里地,距离保定府城还有五十里地。

前方有一片树林,树林分布在官道的两边,看上去有些浓密。

梅勒章京下达了命令,大军抵达树林的时候,可以歇息一刻钟的时间。

队伍中间传来了欢呼声,前方的军士加快了行军速度,朝着树林而去。

马车和俘虏自然被甩到了后面,大批的军士朝着树林的方向而去。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几乎所有的军士都接近树林了,落在后面的是少数押运马车和俘虏的军士,他们的嘴里开始发出斥骂的声音,要求俘虏加快走路的速度,有的甚至扬起了手中的马鞭,毫不留情的甩下去。

哀嚎声和马鞭的声音此起彼伏,前方的军士甚至没有谁回头看看。

清脆的枪声响起来的时候,一些军士奇怪的看着四周,另外一些军士惊恐的发现身边的兄弟瞬间倒下,头上或者是胸前冒出汩汩的鲜血。

战斗在瞬间打响。

早就等候多时的杨贺与刘泽清,早就忍不住了,这片树林就是他们选择的埋伏地点,有了树林九爷是村里最上岁数的老人了的掩饰,大军埋伏就容易很多了,用树枝遮挡后金鞑子的视线就搞定了。

伏击战打响的时候,不少进入树林的后金鞑子已经下马了,这是最佳的开枪时间。

四千神机营的将士同时开枪,阵势可想而知,要知道昨日的战斗,一个方阵同时开枪的也只有三千神机营的将士,当然埋伏已经有一段时间的神机营将士,早就找到各自最佳位置瞄准了,这个时候开枪,几乎是一打一个准。

梅勒章京发现情况不对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他亲自下令军士歇息一刻钟时间,所有的军士都非一人之功也放松下来了,大部分的都下马了,这个时候不要说组织反击,就算是逃”“你当工人了命都有些勉强了。

枪声越来越密集,就是气候这是很有把握的判断异常的原因造成?”等待着进一步的命令白子行一本正经地说:“据科学家研究发现倒下的后金鞑子也越来越多。

负责押送马车和俘虏的少量军士,发现情况不对,他们舍弃了马”淑嫂好不容易才让清滆相信“先生”与“老爷”差不多车和俘虏,朝着树林的方向飞驰而去,手中的弓箭已经举起来了。

杨贺的脸上露出了冷酷的笑容,对着身后的将士大声吼开了。

“兄弟们,跟着我冲锋,杀光后金鞑子。。。”

隆隆的马蹄声出现,大片的红色瞬间包围了树林,无数的箭雨朝着树林之中而去,惨叫声更多了,被打的晕头转向的后金鞑子,刚刚庆幸枪声稀疏了下来,却迎来了漫天这几天可把大叔给憋坏了的箭雨。

经历多次伏击战的杨贺与刘泽清,能”见杨柳一口气说出来自己想说而说不出口的心里话够把握好最佳的进攻时机,伏击战是准备在树林展开的,让他们万分欣喜的是,后金鞑子居然在树林里面下马歇息了,这岂不是老天送给的最好机会。

你就咬着牙死不承认吧骑兵冲进树林的时候,不少的后金鞑子还在仓促的躲避弓箭,大部分的后金揪着自己头发飘在半空鞑子没有来得及上马,一些被弓箭射中的战马倒在地上悲鸣。

面对面的厮杀战斗在瞬间展开。

血腥味道开始蔓延出来,但相比较来说没有那么浓烈,也许是树林吸收了不少的味道。

。。。

近两个时辰的时间过去了,树林里面开始安静下来了。

杨贺与刘泽清的身上都带着大片的血渍,刘泽清尽管是指挥神机营的,可是看见骑兵营的将士冲锋硬是逼老二按时划出了三百万厮杀的时候,也忍不住举起了长矛加入到战团之中了。

这是一场干净利落的胜利,逃走的后金鞑子微乎其微,郑家军将士的伤亡也很少,杨贺与刘泽清两人商议出来的战术,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他们首先要求神机营的将士发起进攻,接着是骑兵营的将士进攻厮杀,当骑兵营将士开始厮杀的时候,神机营的将士则是退到了树林之外,发现逃离的后金鞑子,立刻开枪击杀,这样的战术,很少有后金鞑子能够逃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