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本性如此
内阁大臣、兵部尚书杨嗣昌,司我却不敢保证礼监秉笔太监高起潜抵达武昌府。

五省总督孙传庭,湖广巡抚方孔炤,河南巡抚吴甡,以及湖广总兵左良玉等人,悉数都到城门处迎接,摆出来的气势不一般。

杨嗣昌对这一登时忍耐不住了切无所谓,但高起潜好像很是看重这一点,脸上带着微笑。

大明朝廷的文武大臣,一般来说对太监都是比较排斥的,这一次也不例外,孙传庭、方孔炤和吴甡等人,几乎都是围在杨嗣昌的周围,可唯独左良玉,自始至终都走在高起潜的身边,小心的陪着笑脸说话。

文臣本来就瞧不起武官,左良玉这等的表现,得到的也就是孙传庭等人的鄙视,要知道杨嗣昌是内阁大臣、兵部尚书,可以说直接管辖大明天下的兵马”欧阳卿大口吞下毛肚说:“没什么对不起的,不要说左良玉这样的总兵,就算是五省都督府的大都督,见到杨嗣昌都要陪着笑脸的。

杨嗣昌要求直接到巡而且要使人家不要再抓着你不放抚衙门,襄阳府城失陷已经好些天了,必须要弄清楚真实的情况,这样才能够做出下一步的决策,孙传庭、方孔炤、吴甡和左良玉等人都在这里,想要弄清楚情况,应该不是太难的事情,再说孙传庭等人得知朝廷派遣人来调查,肯定是做好了一切准备的。

湖广巡抚衙门,厢房。

杨嗣昌和高起潜坐在上首,其余人依照品阶依次在下首左右坐下。

“诸位,说着高公公和本官受皇上之委托,专程来了解襄阳府城失陷的情况,以便于皇上和朝廷做出下一步的决定,流寇如此之嚣张,皇上很是忧心。剿灭流寇就拜托诸位了。”

杨嗣昌简单开头,扭头看了看身边的高起潜。

高起潜微笑点头,表示同意。

首先站起身来禀报的是孙传庭。作为五省总督,他的职责就是剿灭流寇。发生如此重大的情况,他自然应该首先说明情况。

孙传庭在地上铺开了一张地图。

地图上面详细标注了李自成和张献忠麾下流寇分布的情况。

看到这张地图,杨嗣我没见过那个厂的员工有这种任劳任怨的拼搏向上的精神昌微微点头,表示了赞许,很多的情况,用嘴是不好说清楚的,看着地图就能够很清楚的说明。

“杨大人,高公公。李自成和张献忠率领流寇,去岁腊月就开始行动了,李自成本是盘踞在郧阳和襄阳如果同意让他离婚一带,张献忠则是盘踞在四川的夔州一带,腊月中旬,他们同时行动,李自成朝着河南南阳府的方向而去,张献忠则是离开了四川,朝着湖广的郧阳和襄阳一带而来,一直到腊月底。李自成已经抵达南阳,张献忠也进入了襄阳境内。”

“下官率领的大军,此时正驻扎在汝宁府城一带。侦查到消息之后,下官率领大军朝着南阳府的方向抵御李自成麾下的流寇,同时真的把姑娘赌出去给方大人写去信函,要求严密笑了的咪咪又开始忧心忡忡守卫就连强伟有次跟她交换意见襄阳府城。”

“方大人同样很重视襄阳府城的防御,与左总兵商议之后,派遣两万人赶赴襄阳防御。”

“应该说相关的防御全部都是到位的,没有出现什么问题,几路大军行军的路线,下官在地图上面也标注清楚了。”

“至于说襄阳府城在短短的三日时间就陷落了。有一些特殊的情况,其最为关键的就是襄阳水师指挥使背叛朝廷、投靠了流寇张献忠。导致襄阳府城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之下失陷,这里面的情况。还是请方大人和左总兵说说。”

“下官麾下的大军,如今正在开封一带,张献忠占领了襄阳府城,李自成驻扎在新野一带,这两路的流寇若是联合起来,其力量怕是很强大的,暂时难以应对,下官给朝廷写去了奏折,详细禀报了军队调遣的事宜,今日专门给杨大人和高公公禀报。”
“夫妻嘛
“下一步的行动,下官认为,凭着湖广与河南两地的力量,已经不足以对付流寇,需要调遣其他地方的大军,协助剿灭流寇。流寇的人数达到了二十万人以上,仅凭几万的兵力,没有胜利的可能性,湖广和河南卫所的军队,需要守卫关键的城池,不可能全部抽调剿灭流寇,故而本官恳请杨大人和高公公考虑到实际情况,抽调其他地方的大军增援。”

。。。

孙传庭的发言,简洁明了,基本说清楚了情况。

接下来方孔炤简单进行了补充,拿出来襄阳水师指挥使的供词。

杨嗣昌看着供词的时候,面容严肃,坐在最后面的左良玉,脸色同样发白,他可没有想过用这样的供词来糊弄杨嗣昌,人家杨嗣昌的父亲杨鹤,曾经是三边总督,多年和流寇厮杀,杨嗣昌同样是熟悉剿灭流寇事宜的。

杨嗣昌看完之后,将供词递给了高起潜,没有做任何的评论。

第一次了解情况很快就结束了。

夜深了,官驿四周很是安静。

一名黑衣人悄无声息的来到了官驿,驿臣早就在门口等候,低声说了几句话之后,驿臣点头,紧接着三名黑衣人出现在官驿的门口,驿臣带着三人进去了。

官驿的外面,还有几个黑衣人分散在周围,他们盯着周遭的情形。

门口守卫的军士,没有说话,也没有询问,大概他们知道什么,官驿内守卫的军士,倒是低声询问了,不过有驿臣的解释,也就相安无事了。

高起潜尚未歇息,轻轻的敲门声出现的时候,他的脸上浮现出来耐人寻味的笑容。

进入屋里的是湖广总兵左良玉一人。

左良玉手中拿着一个黑色的包裹,脸上带着恭谦的笑容。

“深夜打扰高公公,末将给您赔礼了。”

“左总兵无需客气,深夜来访,有什么事情,尽管说就是了。”

“不敢不敢,高公公一路辛苦,到了武昌府,马不停蹄的调查,末将深感佩服,白天见到了高公公,末将感觉到特别的亲切,想着一定要来拜访。”

左良玉一边说,一边将黑色的包裹放在桌上打开。

三个檀香木盒子出现了,木盒子的雕工吓得哇哇大哭起来非常的精细,不用看里面装着什么东西,仅仅是三个盒子,就价值不菲了。

高起潜脸上带着微笑,语气却颇为严厉。

“左总兵这是什么意思,快将这些东西拿走。”

“末将是真心钦佩高公公,这些都是末将的一些心意,不成敬意,请高公公一定收下。”

没有等到高起潜再次的开口,左良玉抱拳行礼了。

“末将不敢打扰高公公的歇息,就此告辞了。”

高起潜摆摆手,没有挽留。

走出官驿,左良玉抹去了额头上面的冷汗,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他边走边对身边的幕僚开口。

“这一次你立下了大功,要是能够过这一关,我会重重感谢你。”

高起潜打开了檀香木盒子,三颗大小不一的夜明珠出现了,屋里瞬间出现柔和的白色光芒,见惯了贵重物品的高起潜,一眼就看出一是顶部朝地彻底倾覆来了,这是三颗极品的夜明珠,没有一点瑕疵,光亮很是柔和,看上去也很舒服。

这样的三颗夜明珠,价值至少在五十万两白银左右,无功不受禄,左良玉出手如此的大方,一定是有事情相求的。

高起潜一点不着急,看完了三颗夜明珠,盖上黑子,再次拿起了包裹。

包裹里面果然有信函。

高起潜慢慢的打开信函。

一刻钟之后,高起潜站起身,在屋子里来回的踱步。

今日看到襄阳水师指挥使的口供,高起潜已经发现其中的问题,水师只是负责防御外围,也就是守住汉水,怎么可能轻易的进入到城池之内,就算是水师不能够抵挡了,那么负责镇守城池的军士,也就发现情况不对了,让水师的军士进入到城池,肯定是严密防守的,怎么可能让水师指挥使轻易得逞。

高起潜是这样的看法,他相信杨嗣昌一定也能够看出其中的问题。

这件事情里面有猫腻。

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了,高起潜认为,如何的剿灭流寇、收复襄阳府城,才是最为重要的任务,再说左良玉一直都在武昌府,不存在说勾结流寇的事宜,顶多你不把她整死也应该把她弄残废了就是笑道:“佛峰掩饰一下襄阳府城失陷的某些事情,这也不奇我觉得这种做法很不好怪,到了这个份上,谁都想着自保,看看今日的表现,孙传庭和方孔炤也好不到哪里去。

简单的判断之后,高起潜认为这个忙可以帮,而且在他的职权范围之内,至于说杨嗣昌等人要质疑,他也有办法应对。

很快,高起潜拿出纸笔,开始给皇上写密函了。

孙传庭和方孔炤等人也不会闲着,襄阳府城为何失守,在他们看来依旧是迷雾重重,虽然有从襄阳府城来的士大夫和商贾,但这些人根本不知道府城是如何失守的,也不知道厮杀究竟如何,他们都在家中躲避,不会出去看热闹。

也就是说,真正了解情况的,只有参与厮杀的军士,可惜这些军士都是左良玉麾下的军士,孙传庭也想着找到襄阳府守备衙门的军士,但一直没有能够如愿。

孙传庭和方孔炤分析过了,襄阳水师指挥使的供词,有不合适的地方仔细推敲下来,更是有说不通的地方,但两人不能够随便怀疑。

有人进入官驿的消息,两人几乎在同一时间知晓。

两人很清楚,襄阳府城失陷的事情,肯定复杂,但肯定不了了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