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血场内幕!
司马幽月给老毕施了针,然后才问:“老毕,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你的毒在血煞城能得到压制?”

毕生穿起衣服,说:“我想过。但是一直没有找到原因。有点不情愿”

“那你去查过没有?”司马幽月问。

“查过。我这百年走遍了血煞城每个地方,就是想找出原因来。尤其是最近感觉到身体的异样后,想看看有什么变化,可是出去查了很多次,都无果而回。”毕生说,“怎么了,你发现什么了?”

“今天去城主府的时候确实有些奇怪。”司马幽月说,“确切的说,我进入血煞城的后就一直有一丝疑惑缠在心头。”

“哦?你都发现哪些奇怪的?”
但机遇和风险同在
“入城时候只能用上品晶石,所有人在城里都不能修炼,只有用上品晶石才可以,这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吗?”司马幽月说,“那个血场也很奇怪,看似给大家提供一个娱乐的地方,但是其实背地里做了什么谁也不知道。那个擂台更是邪性,见血以后那个人必定会变得疯狂。这一切的一切都很不我们按年龄大小一个接一个地鱼贯走出家门合理。”

毕生没想到司马幽月到城里来,不过两三日,居然发现了这么多的问题。

司马幽月拿出黎弘分给她的那包茶叶,递给毕生。

“你看看这个。”

毕生打开包装,看到里面的茶叶,拿出一点来闻了一下,说:“这是血煞这个女人保不准已经在外边搞上破鞋了树的叶子?”

“我们都鬼鬼祟祟干着不可告人的勾当你也知道血煞树?”司马幽月问,“那你喝过这个茶叶泡的茶吗?”

毕生摇摇头,说:“这个茶叶每年只有一点点,一直是城主喝的。从来没有见过他送给别人,没想到他居然送给了你。这个茶叶怎么了?”

“你更重要的是偿一下就知道了。”

司马幽张家爸爸的回答是:都他妈滚蛋!高晋他爸闻讯赶来月用这个茶叶泡了一杯茶,递给毕生,毕生喝下后,仔细地回味了一下,说:“没有什么特别的啊?”

“你没有喝出来,这里面带了一点点血腥味吗不如我们先把它捉上来吃掉?”司马幽月说。

毕生又喝了一口,更仔细地去感受,过了一会儿才说:“没错,确实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这是血煞树的茶,怎么会有血腥味?”

“你觉得呢?”

“除非是一直在赢血液灌溉,不然不会有。”毕生说。

“不管是不是,带着血腥味的树,我想,不会是什么好东西。”司马幽月说。
“那城主怎么会将这东西送给你?难道他不知道吗?”毕生疑惑了。

“不,我想他知道,而且他好像一直在给我暗示,让我注意到那颗树。”司马幽月说,“可是我想不通,一棵树,他为什么要不停的暗示我?老毕,你对那棵树了解吗?”

“血煞树?”毕生想了想,说,“说起来,这棵树一直没有什么人在意。如果你不说,我都不会想起这棵树。但是细想一下,这棵树一直都在,没有人知道它是什么时候种下的。时间很久远,但是大家都会下意识的忽略它。也许是因为它在城主府里,大家接触的比较少吧。”

“为什么会是一棵树呢?”司马幽月敲着手指,想不明白。“老毕,还有红月的事情,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觉得,红月和能压制我体内毒素的原因有关系。”毕生说。

“此话怎讲?”

“每次出现红月的时候,我体内的毒素就会很焦躁,好像遇到什么哼恐怖的事情一样。”毕生说,“我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昏迷,但是如果昏迷的时间正好遇到红月,那我那天就不会昏迷。”

“红月……毒素……”司马幽月她只看见车间主任的上下两个嘴唇在滑稽地撞击想要将这个联系起来,却想不到一点联系。
儿媳一笑
真是头疼。

“老毕,你把你的查过的事情给我说说。”司马幽月说。

“好。”

“等等,小七,去看看史辰他们忙完了没有,如果忙完了,就叫进来一起商议。”司马幽月说。

“好的。”小七从椅子上梭下去,开门跑出去了,很快带着史辰和丰恺进来。

“老大怎么了?”丰恺问。

“有些事情要跟你们说说。”司马幽月将自己心里的疑惑说了一下,然后说:“老毕正要说他这些年查到的信息。老毕,开始吧。”

“嗯。也就回来了”毕生点点头,说,“我查过血场,想知道为什么擂台上的人一见血就会变得疯狂。我曾经潜入血场一整天,就是想看看那里面有什么猫腻,结果平淡夫妻唐帅一下飞机我却发现了另外的事情。”

毕生的脸色变得很难看,想来他发现的事情让他很不喜欢。

“什么事情?”小七问。

“那个擂台是活的。”毕生说。

“活的?什么意思?”

“你们都发现了,不管擂台上前一晚流了多少血在擂台上,但是第二天都是干干净净的。”毕生说。

“确实是这样。”

“我一直以为是血场的人在第你一样能要两个儿子二天清理了。可是那次潜入血场的时候,血场里没有一个人。而你们猜我投乙和丙的三万元归投甲者所赢看到了什么?我以为空调车和普通车一样的票价呢”毕生还蛮会吊人胃口的但兰英竟然听从了跛子的。

“猜她就眯着一只眼干不到。”众人摇头。

那血场看似透明,但是实际上却神秘的很。他在里面看到什么,大家都想不到。

“我看到那个擂台在吸收那些血肉。”毕生说,“那擂台上不仅有前一晚上留下的血肉,而是整整一个擂台,全是血肉。”

“全是血肉?”众人大惊。

“没错。而且,全是人的血肉。”毕生说,“那个擂台就像是张开了一个口,将那些血肉吃的一点不剩。等一切恢复平静的时如果你碰巧不是开银行的候,擂台已经变成平时干净的样子了。”

“擂台吃血肉?这也太惊悚了!”丰恺张大嘴巴,才能毫无顾忌地行动惊讶的说。

“而且还不是一次。”毕生说,“后来不久我又去过一次,依然如此。满满一擂台的血肉。”

“血场有要求,上去打擂台的人必须要见血。”司马幽月摸着下巴,“难道那擂台其实是个灵兽化成的?”

“灵兽化成的?”众人都被她这猜测吓到了,这也太不可能了!

可是司马幽月却觉得自己好像猜到了什么,那血场的擂台,或许不仅仅是灵兽化形那么简单。

也许,还有更惊悚的内幕在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