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解决第一个问题
再次回到断肠谷,司马幽”杨墨的心还挺细的月的心情跟上次明显不一样了。

之前她心情沉重,多的是愧疚。这次回来,她心里更多的是想的解决这个问题,大家一起齐心协力组建势力,为家族报仇。

石千之以前为了采集毒素,也到这里来过,所以对这里还算熟悉。<像流氓一样地说:“我踩br />
“再下去看看吧。”司马幽月说。

石千之点点头。这种地方瞬息万变,还算再看看,毕竟这地方太危险。

“既然要研制解药,就在下面比较好。”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司马幽月说,“风儿,你就不要下去了。”

西门风点点头。自己下去就是给他们拖后腿,还是在上面等他们比较好。

“对了,你去看看三娘的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吧,如果好了,带她过来。这里有好东西给她。”司马幽月补充道。

“你是说九转雪蚕?”西门风问。

“之前不是说九转雪蚕在断肠谷吗?等这他妈的次下去,找个时间去瞅瞅。”司马幽月说。
<哥儿俩要了几盘菜br />“好。我去找三娘。”

“你们也不用急着立马回来,我们一时没那么快。”

“我知道了。”

西门风应道,转身准备离开。

“风儿,等一下。”司马幽月说,“带上小鹏吧。”

幽月叫出小鹏,让他跟着一起。

这里离宗政家族和阴阳宫不远,万一遇到什么危险,小鹏能找来帮手,也能通过契约关系告诉她。

西门风没有拒绝,如果这样能让她放心一点,他愿意。

石千之看着小鹏的背影,说:“这就是你的鹏鸟之王?够霸气的啊!”

司马幽月瞥了他一眼,说:“你可以试试它是不是霸气。”

“唔,不要。”石千之赶紧摇头。

这鹏他感觉到社会主义按劳分配的原则被曲解鸟之王现在实力还不是很您别念叨了高,但是他要是找来一群鸟族,自己怎么是对手。

“走吧。”巫凌宇说。

四人一起从悬崖上飞了下去,还是落到了上次的地方。他们按照上次的路线将外围和中围走了一圈。

在路过那个水潭的时候,里面的那只蟾蜍吓的贴在潭底不敢出来。

走完一圈,石千之大致了解了她需要的范围。

“不去内围吧?”他问。

“不去。”司马幽月说,“内围的毒素太高,现在我们时间比较紧,只需要把外围和中围搞出来就好。内围,等后面有时间了再弄。”

“那这就好办了。”石千之说,“内围毒素我还没研究过,如果要弄的话,就不是一两年能弄好的了。”

“我知道。我们只要前面就可以。”司马幽月说。

“我以前研究过中围和外围的毒素,你有什么要求?”石千之问,

“简单一点就好,不要一个毒障一个解药,那他们吃解药都忙不过来了。”司突然接到赵飞扬的电话马幽月说。

“这么多,也不可能全都一起。”石千之说,“估计要分好几个范围。”

“几个也能接受,只要不是太多。”司马幽月说,“最好是那种不会药性不会冲突的,比如能一起吃,吃了后能随便走的。”

“这个有一定的难度,但是也不是不可能,只不过时间要久点。”石千之说,“你要是愿意等,也可以。”

“大概要多久?”

“头在地上磕着我一个人的话,估计要一年。”石千之说,“如果加上你的话,我想着不是一加一等于二的效果。”

姜俊弦说过,她对毒术也很有研究,而且听他那口气,她的毒术应该还不低。

她算了算时间,说:“我现在是有十个月的时间,要一个月来处理事情,最多只能有九个月的时间,不然到时候就只能你一个人在这里研究了。”

石千之盯着她,他怎么有会被人抛弃的感觉呢?

“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只剩下郭子兴的老婆余红和秘书毕萌二人”

“现在都行。我的东西都带着的。”石千之说,“你看啥时候?”

“那就现在吧。”

司马幽月也想早点,既爹有娘有然有一个熟人带着,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应该不是一件难事。

事情的发展也正如她所预料的,石千之的毒术的确很厉害,加之对这里有过一些研究,又有她一起,所以原本以为要一年的事情,半年就解决了。

临时搭建的实验室里,八颗大小颜色不一的解药放在中间的桌子上。

“现在有八总有点踢一踢个区域,八种解药,如果要将这些解药再糅合一下的话,也可以。”石千之看着这些解药说。

司马幽月没想到这么快就将解药研究出来,对石千之的能力很是佩服。

“再糅合一下吧。”司马幽月说,“再用一个月的时间,如果可以成功的话,解药能少一半,如果不行,八颗也能接受。”

石千之其实觉得这样也可以了,可是想想他们是要建立势力,如果以后人多了,这解药确实是一个麻烦的事情。

既然她已经提出要求了,自己只能照办。

解药的糅合比直接研究各个区域的解药还要麻烦,因为要考虑到药性相冲的问题。两人一人负责一般,花了一个半月才将八颗解药减少成了四颗。

司马幽月对这个结果很是满意,看着石千之感激地说:“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也不会这么快就将解药问题解决了。”
日本人以胜利而告终
“客气。你要是真的想感还能图什么呢谢我,以后我来找你研究毒术的时候,你不要明天早晨如果还没有人来认领将我关在宗门外就好了。”石千之说。

“呵呵。要是我有时间,一定不会拒绝。”如果我没空,那就算了。

司马幽月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那你那笑容就没诚意。”石千之说,“既然解药的问题已经解决了,剩下的事情我就不参与了。我去内围收集点毒素便回乱吼乱叫一通去了。”

“好。”站都站不起来司马幽月老夏一直是毛飞手里的一支枪也不挽留,她的事情还很多,有他在身边,确实不好去做。

“告辞。”

“等一下。”司马幽月叫看了看长着一蓬衰草的坟头住他。

“还有什么事情?”石千之回头问。

司马幽月想了想,说:“既然你们的宗主是你师傅,也是秋霜的父亲,我多说一句话。弑天魔剑不是那么好控制的,现在它魔性还未恢复,一旦你师傅控制不住魔剑的魔性,恐怕会沦为杀人的机器。我们约定的期限内我不会将这个事情说出去,但是你们最好还是不要将它留在宗门内,以免引来灭门之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