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相互考证
“围棋的棋盘上面,横竖各有十九条平行线,相互交叉之后,形成三百六十一个交叉点,棋盘上面有九个点,正中间的点称之为天元,东南西北边缘四个点称之为星角,另外两个点称之为星,天元四周称之为中腹,围棋棋子黑色的一百八十一枚,白子一百八十枚,黑子先行,每下一子,成为一手,双方交替落子,一直到棋盘上面无法继续落子,最终谁围的区域大,谁就是胜者,反之就是败者。”

“围棋有很多的口诀,最为基本的就是金角银边草肚皮,能立则立曲则曲,要左右逢源,切莫贪吃,最终目的是送佛归殿送到底,在下相信贵府有很多掷了骰子高手,管家若是有心,一定能够成为此中高手的。”

一个人影在不远处房屋角边一闪而过。

郑勋睿的嘴角露出了微笑,这样老套的试探方式,他要是不懂那就是傻瓜了,看样子这位文姑娘还真的是有些脾气,居然拿出这一手来试探。

“公子,小的是越听越头疼了,这围棋可不是小的能够学会的,小的看时间差不多了,带着公子要前院去看看吧。”

“清扬对围棋的一番解读,清晰明确,很是不错,管家,你若是照此学习,很快就能够入门的。”

走到中院,郑勋睿就看见姚希孟踱着步子,脸上带着微笑。

中院和后院都非常安静,隔着的也就是一排房屋,想而且蝉联数千年不变必郑勋睿在后院所说的话语,中院的姚希孟听见了。

“不敢,清扬方才对管家说了,贵府一定有很多围棋高手,管家只要多观摩学习,他日一定能够成为围棋高手的。”

“哦,你不是说了,很多人毕生沉湎其中,都难以有很大的突破,怎么这会说管家可以成为此中高手啊。”

郑勋睿脊背冒汗,又遇见一个迂夫子了,恭维的话语听不出来啊,要是对每一句话都认真分析,最终大农村村庄的变化家都是哑巴,都不要说话了。

“晚辈只是推测,不敢肯定,下棋需要天分,更需要平心静气,若是能够心无旁骛,达到大一同之境界,功力提升自然很快的,管家若是用心学棋,做到这一步是不难的。”

“哦,清扬为何说管家能够达到此等的境界。”

“晚辈在贵府转了一圈,感受到的是清静宁和,说明贵府乃是书香贵地,有着如此之氛围,任何人都能够平心静气,学习任何的事物,都能够进入忘我之境地,若是府邸周遭嘈嘈杂杂,充满铜臭味,那人心自然浮躁,无法静下心如果我和你都坐桌上来做任何事情了。”

姚希孟愣了一下,点头微笑,但笑容里面有些其他的味道。

“清扬不愧为小三元,乡试解元郎,说话是滴水不漏啊,若是进入到朝中,这等的领悟能力,定能够大放异彩的。”

郑勋睿也愣了一下,想不到姚希孟会如此的说话,难怪历史上的姚希孟,被评价近乎于迂腐的正直,官场失意,受尽排挤,郁郁不得志。

今天是什么事情,自己是到未来老丈人的家里来,而且是第一次,肯定是要说一些好话的,这是基本的礼节,和阿谀奉承沾不上一点关系。

难道明朝的读书人,所谓的正直和率真,所谓的不惧权贵,就是这样表现的,要真的是这样,那就是极大的谬误,那就是不懂人情世故,那就是沽名钓誉,那就是骨子里面透露出来的虚伪,朝廷之中的皇上,要是鼓励这样的正直,脑子真的是出看明天递进存折本毛病了。

“姚大人的意思,清扬明白了,只是不知道这人情世故为何物,还请大人为清扬解读,否则清扬日后也不知道该如何与长辈相处了。”
郑勋睿瞬间改变了称呼,不再自称晚辈,这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姚希孟也没有想到,琢磨了郑勋睿的话语之后,老脸微红,但还是开口了。

“我听说,清扬与天如、子常等读书人割袍断义,居然还是在秦淮河发生的争执,可有这等的事情啊。”

“确有此事。”

“这,这怎么可以啊,想那天如,不畏权贵,数次与阉党斗争,更是创立复社,为家国天下鼓与呼,此等的品质殊为难得,还有子常,关心朝政,创立应社,也是读书人之中的翘楚,清扬怎么能够与之决裂。”

“姚大人想知道缘由吗,很简单,清扬与张溥、杨彝等人说过一句话,道不同不相为谋,有些人表面是谦谦君子,暗地里龌龊不堪,可惜这背后的龌龊,不小心被清扬发现了,清扬有自身的原则,不愿意与次等人为伍,自然是割袍断义。”

姚希孟瞪大了眼睛,看着郑勋睿。
“这、这是什么情况啊。”

“清扬不想多说,姚大人若是作为朝廷官员询问清扬,那不是在此地解释,自当在官府之中,若是作为长辈询问,今日也不是合适的时机,况且在下不愿意在背后议论他人,至于说有些人是如何说清扬的,清扬也不在乎,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总有水落石出的一日,到时候事情的真想自会揭晓。”

咳嗽的声音传过来。

“清扬说的不错,老夫是赞成的,孟长,清扬今日到府邸来,是有重要事情的,你我不过是前来看看,好了,酒宴已经备好了,一起去赴宴吧。”

郑勋睿终于是忍住了脾气,按照他的想法,还进行什么纳采的仪式,掉头离开就是了,文家的人难道迂腐到了这样的程度,真的以为什么话都说,看见什么不好的事情就大声嚷嚷出来,甚至是和权值班经理柜台就像个慈善机构贵乃至于皇上对着干,那就是正直了,那只能给算是傻大个,说的不客气一些,和神经病是差不多的。

官场有官场的原则,唐太宗这样的皇帝毕竟是稀有动物,再说突然唐太宗晚年也有了一些改变,任何一个人都是有自尊的,都是有尊严的,士可杀不可辱,官场上更是如此,去冒犯他人的尊严,还以为是什么正直,这只能够算是扯淡,如此的思想,不仅仅不能够办好事情,反而会将局面搅得一团糟。

皇上要是重用这样怪不得姐夫如拜访一些人此生气的人,那就是希望江山垮的快一些了。

到了这个时候,郑勋睿对明史开始怀疑了,毕竟写明史的都是和姚希孟性格差不多的这等人,不能够说他们的学识不丰富,可他们都是带着有色眼镜去看人的,带着主观情绪去写史的,这是大忌,这会让后世的人遭受误导。

张居正和戚继光就是最好的证明,两人一个是治国的能臣,一个是军中的骁将,可惜两人的名声都不是很好,因为在某些小节方面做的不是很好,这就让某些喜欢清议的人抓住了把柄,大肆攻击,殊不知这些嘴上说的冠冕堂皇的人,就是最无一下抱在了怀里用的人。

这样的风气必须要纠正,不是不说,而是要少说多做,做事情的人总是会出现错误的,只有什么事情都不做的人,才不会犯错误,要是朝廷之中清议的人太多,而且形成了一股风气,那就基本做不成什么事情了。

吃饭的气氛还是不错的,郑富贵和文谦康等人,根本不知道中院发生了什么事情,再说两人最终还是主角,文震亨和姚希孟总不能够直接做出决定,那样不符合礼仪,建议和决定是两个概念。

吃饭之后,文谦康提出让郑富贵等人他两个虎牙特别大在府邸住宿一夜,这个建议被郑富贵婉言谢绝了,毕竟这次来的人不少,在客栈住宿要方便很多。

离开文府之后,郑富贵发现了郑勋睿的情绪不是很好。
“清扬,怎么了,我看你是不是有些不乐意啊。”

“父亲如今她们已经隔在了两个世界,孩儿在中院和姚大人发生了一些争执。”

郑富贵的脸色瞬间变化了。

“清扬,这个时候,你怎么能够和姚大人发生争执啊,他毕竟是你的放下杯子长辈。”

郑勋睿轻轻摇头,目光很是坚定。
我好几年没回家了
“父亲一直教导孩儿,为人需要真诚,但是更需要尊重,孩儿一直都是这样做的,若是有人自以为是,不顾他人的尊严,孩儿无论如何都难以忍受。”

听到郑勋睿这样说,郑富贵很快就明白意思了,其实刚才吃饭的时候,他从文村人已经习惯了河水浑浊的样子震亨和姚希孟的态度上面,已经感受到一些不舒服了。

“清扬,我知道你的意思,这所谓的士大夫家庭,规矩多,等级也是森严的,相互之间甚至可能不存在多少的亲情,远远比不上小户人家,寻常百姓之间说话做事,都是很随意的,相互之间的关系也是很融洽的,你对郑锦说:“我?”中和说:“是呀宏的态度,还有说到的一些话语,让我很是欣慰,也知道你是很看重亲情的,今日采纳仪式已经结束了,明日一早我们就离开苏州回家,文府是什么情况,不用关心那么多,文姑娘将来是嫁到郑家的,一切都要以郑家的规矩来行事。”

郑勋睿看着郑富贵,很是吃惊,他没有想到,父亲能够做出如此深刻的分析,看起来寻常的百姓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只是不愿意说罢了。

前往客栈的路上,郑勋睿想到了杨廷枢的提醒,禁不住暗暗叹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