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全面部署
看着桌上的圣旨、尚方宝剑,听着一边杨贺的吹嘘话语,郑勋睿终于忍不住了,按说他才二十一岁的年纪,成为了正三品的兵部左侍郎,这是零所有人羡慕和吃惊的事情,不过这个兵部左侍郎,可不是那么好当的,曾经负责剿灭流寇的三边总督杨贺、五省总督陈奇瑜,都是以兵部左右侍郎的身份兼任的,可惜都没有好结果。

“好了,杨贺,你就不要在那里吹嘘了,没有记清楚我说的话语,有些事情,我嘱咐你不能够说出来的,你偏偏说了,现在好了,我负责剿灭流寇的事宜,不知道多少人看着,还有五省总督洪大人,你以为人家心里舒服啊。”

杨贺倒是不在乎。

“少爷,属下相信,您一定能够剿灭流寇的,杨鹤大人和陈奇瑜大人,怎么能够和您比较啊。”

“废话,你以为剿灭流寇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啊。”

这一下杨贺不说话了,搔着头呵呵笑。

郑勋睿慢慢站起身,对着众人开口了。

“流寇已经全部朝着荥阳的方向集中,不过他们非常的谨慎,此次他们遭遇到沉重的打击,是绝不会愿意和郑家军面对面的干了,陕西、山西、河南、湖广、四川和山东的各路大军,听起来声势吓人,其实难以有什么作为,若是完全依靠他们来剿灭流寇,我的结局怕是和杨鹤大人、陈奇瑜大人差不多的,所以说我们的部署是非常重要的,必须集中精锐的部队,紧紧尾随流寇,就算是他们跑到天涯海角,也要跟上去,就地剿灭。”

“流寇目前还有十二家,其中实力最为雄厚的是李自成、老回回、张献忠等三人,其余九家之中,革里眼贺一龙、左金王贺锦,实力中等,其余的过天星,射塌天、混十万、改世王、横天王、九条龙、顺天王等等,实力不行,十二家流寇,总兵力二十五万左右,想着一口气完全剿灭,这是不现实的,也是做不到的,所以我们必须有侧重点。”

“李自成、老回回和张献忠三股流寇,经历的战斗比较多,实力也是不错的,他们之间若是联合起来,的确难以对付,可惜他们短时间之内无法联合,甚至还会发生争斗,想着首先剿灭他们,难度太大,所以这不是我们首先的目标。”

“实力弱小的流寇,我们暂时也不必工程质量根本没有保证消耗太多的精力和时间。”

“我们第一步的目标,是彻底剿灭革里眼觉得事有蹊跷贺一龙和左金王贺锦,这两路的流寇,刚好在一起,他们原来的任务是对付湖广和四川的两路大军,虽说已经朝着荥16朱文豪面无表情地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阳的方向集结,可他们的行动不是很迅速,想必是劫掠了大量的钱财,加之对自身的实力也是很自信的。”

“根据斥候侦查到的情报,他们对凤阳方向的战斗情况,还不是特别的清楚,张献忠和李自成两人,通知各家流寇的时候,话语没有说清楚,这摆明他们就儿子满月那天是有私心的,所她又问了问有关情况以各家流寇集结到荥阳的时间不会太早,正月底以前能够再次集中到荥阳,就算是很不错了。”

“革里眼贺一龙和左金王贺锦,两路流寇的总人数接近五万,有一定的战斗力,也有部分的骑兵,昨日获取的情报,他们尚在宝丰和鲁山一带活动,行动的速度很慢,按照我的预计,就算是撤到荥阳一带,他们也会沿着郯县、禹州、新郑的方向撤离,沿途不会忘记劫掠。”

“陕西方面的大军,尚在朝沙子水泥石子早用完了着潼关的方向集结,暂时难以参与到战斗之中,湖广和四川的两路大军,驻扎在南阳府一带,他们倒是可以参与到厮杀之中,只不过我怀疑他们的战斗力,河南方面的大军,暂时不考虑,他们和流寇多次作战,几乎失去了战斗力,山西方向的和山脸上挂着的是甜蜜幸福的微笑东方向的大军,这一个星期中刚刚出发,指望不上。”

说到这里,郑勋睿看着桌上的地图,下定了决心。

“皇上一心想着剿灭流寇,故而调动多路大军,其实这样做效果并不好,河南地方洪水来说着客家话官府已经无法承受,仅仅是供应粮草,就吃不消了,粮草供应不足,必然导致大军的效率低下,故而我决定改变之前的部署,重新调整。”

“湖广和四川两路大军,已经进入河南境内,就不要撤走了,山东和山西两路大军,暂时不要进入河南境内,但他们必须堵住流寇东面和北面的逃窜之路,也许他们不能够完全堵截流寇的逃窜,但决不允许流寇大队人马逃脱,陕西方面的大军,严守潼关和汉南,防止大股的流寇进入。”

“徐先生,即刻拟出敕书,命令驻守郧县的郧阳巡抚卢象升,率领天雄军,昼夜兼程,三日之内赶赴河南新郑,与我会和,命令四川总兵邓玘,率领麾下的军士,迅速集结到郯县,并且在郯县驻扎。”

“湖广大军去年曾经遭遇惨败,尚未完全恢复,继续驻扎在南阳府。”

“流寇不是喜欢跑吗,那我们就双管齐下,动静结合,郑家军和天雄军负责追剿灭和追击流寇,湖广、四川、河南、陕西、山西、山东六路大军原地驻扎,听候调遣,我看看流寇有多聪明,到底朝着哪个方向撤离。”

郑勋睿部署的时候,徐望华已经开始动笔书写文书了。

郑勋睿说完不久,徐望华也写完了。

看了徐望华写的文书之后,郑勋睿再次开口了。

“你们也说说,看看我的部署,还有什么不全面的地方。”

没有谁开口说话,过了好一会,徐望华才小心的开口。

“大人,皇上拨付的二十万两黄金,四十万两白银,是专门用来剿灭流寇的,大人还是要说说,如何的分配和处理。”

郑勋睿皱起了眉头,皇上拨付了黄金白银,各路大军都眼巴巴的看着,表面上看两百多万两的白银,数目不少了,可要真正的分配下去,根本就不够,各路大军都存在拖欠饷银的问题,这些银子下去之后,顶多能够支付一些饷银。

现在也来吹气!老孬老猪挥挥手之后,郑勋睿开口了。

“这银子如何分配的事宜,我就不考虑了,郑锦宏和徐先生两人考虑就是了,郑家军反正不用其中的一两银子,我有一个原则,那就是战功多的大军,拨付的银两肯定多一些,陕西、山西和山东的大军,暂时不进入河南境内,尚在本省,也就不需要那么多的银子,至于说朝廷牵军饷的事宜,那不是我需要考虑的问题,具体如何的分配,你们决定。”

走出屋子,郑锦宏跟着出来了。

“少爷,缴获的黄金白银珠宝,以及粮食的数目,全部统计出来了。”

郑勋睿扭头看着郑有的人一头雾水锦宏,没有开口。
<一辈子不舍得吃br />“山坳一战,缴获黄金六万两,白银一百七十万两,还有其他一些珠宝,折合为白银共计二百四十万两,寿州一战,缴”“那么就请您去看看她吧获黄金八万两,白银二百二十万两,折合白银计三百一十万两,两次战斗,缴获粮食十七万石,战马两万一千二百匹,其中山坳一战缴获战马也该顺从他一回一万八千二百匹,寿州一战缴获战马三千匹。。。”

郑锦宏说完之后,郑勋睿稍稍思索便开口了。

“山坳一战和寿州一战,郑家军损失兵力超过五千人,每人一百两银子、十石粮食的救济,必须要到位,绝不能够省下来,今后也按照此等的办法处理,重伤不能继续作战的将士,同样补助白银一百两,还要给与一些粮食,让他们能够好好的活下去。”

“李自成成了一个小有名气的业余诗人和张献忠损失了大量的钱粮,他们的日子不好过,这一路上劫掠的钱财,几乎被我们全部都缴获了,十几万的大军,我看他们吃什么,所以说他们朝着荥阳集中,我暂时不会去围剿,他们没有粮食了,队伍自然是要乱的。”

“革里眼贺一龙和左灯就全亮了金王贺锦,他们劫掠了大量的钱粮,日子过的挺滋润的,所以必须拿下他们,将所有的钱粮都夺过来,锦宏,你要记住,打战不仅仅是剿会长没了脾气灭对手,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一味的猛冲猛打是不行的,有些时候,夺取他们的钱粮,让他们陷入到绝境之中,自身就乱了,然后趁着这个机会,狠狠的打击他们,可以最小的代价,获取最大的胜利。”
郑锦宏看着郑勋睿,好一会才开口。

“属下一直想着少爷的部署,觉得少爷不去剿灭张献忠和李自成,还觉得不能够理解,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郑勋睿的神情变得严肃了。

“锦宏,你将来是要担当大任的,每次的战斗部署,每次的战斗那是因为总结,你都要细心,不要总是想到钱粮,这只是一方面,更加重要的是理解战斗部署的深意,他日我们到辽东去了,面临更加危险的局面,若是不能够全盘考虑,会吃大亏的。”

郑锦宏的脸色发白,看着郑勋睿,说不出话来了,谁都知道辽东的危险,谁都不愿意到那个火坑里面去,难道少爷今后要去跳火坑吗。

“想问题远一些,郑家军一旦打出了名声,那就免不了承担更加重要的作战任务,此次我不想杨贺在京城详细的禀报,就是想着给郑家军留下一些时间的,可惜杨贺没有明白我的意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