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宫家事(二)
北宫雄的脸色更难看了,这么多年还没有人敢这么和他说话呢!尤其是那些后辈,一个个在他面前都表现的乖巧懂事,像她这样顶撞甚至威胁自己的还是第一个!

以前他也见过这丫头,性子虽然很倔,却没有这么强势,逃出去这些年倒是还变了一点。

可是,这一点他一点也不喜欢!

“万管家已经给你说了,你娘和你弟弟在几年前就已经死了,你再纠缠这个也没用!你要是还想做北宫家的人,就给我进来,别再外面再给我丢人现眼!”他训斥道。

“我娘死了的消息不过是几年前你们拿来忽悠我舅舅的借口,你以为我会信?”北宫棠看着北宫雄,“你说,这话,你自己信吗?”

“那是事实!”

“事实?事实就是当年你们设计我娘,让她嫁给北宫傲,企图从她这里得到尹家炼丹秘法。可惜我娘知道你们的狼子野心,一直没有将秘法交给你们,所有这些年才同时被你们各种折磨打骂逼迫。”北宫棠冷笑着说,“过了几年,你们发现根本没办法从我娘身上得到秘法,就让北宫傲取了坤元宫宫主的女儿古云儿,从此我们母子三人的生活更加难过。打骂是家常便饭,受伤是三天两头的事情。别说这些你北宫家主都不知道!”

“你……孽女,我灭了你!”北宫傲赶来,一来就听到她的话,气得一掌朝她攻了去。

鹏荣迅速来到北宫棠身边,一挥手,那道攻击就被打散了。

北宫棠感激的看了鹏荣一眼,司马幽月离我们有旁证开的时候将鹏九儿和鹏并无任何标识荣留小小和疤姐睡在一起下来保护他们。

“怎么,不想让我将你们家的丑闻公诸于世?所以这么急着杀人灭口?”她看着一出来就对自己下杀手的北宫傲,冷笑道:“虎毒不食子,当年你眼睁睁看着古云儿和北宫娥对我下杀手不管不顾,今日一见面就对我下杀手,只能说明一点,你真是比畜生都不如!”

“孽女!我怎么会生了你这样一个孽女!”北宫傲骂道,气得脸都红了。

“怎么生的?这恐怕还要问你当初怎么设计得还使他从一个软绵绵的醉汉成为一个到我母亲的吧!这个你不是你最清楚的事情吗?”北宫棠讽刺的说,看到北宫傲气红的脸,她笑容灿烂:“怎么,看你这生气的样子,现在是不是特别后悔当初没能将我斩草除根?”

“今日我大义灭亲也不晚!你这样的孽女,我就当从来没生过!”

说着,北宫傲又想对北宫棠下杀手。

鹏荣加感激不尽站到北宫棠前面,北宫傲手上的动作顿时僵住了。

对方只不过一个眼神就让他完全不能叹口气动弹!

“南一州四翼飞鹏一族。”北宫雄看着鹏九儿道。

“这千年王八万年鳖,活的岁数大了这见识就是不一样,对吧,子淇。”曲胖子他们一直很安静的看着,此时才出声道。

“噗……”周围的人都被他这话逗笑了。

北宫雄看到鹏荣,说:“你们南一州的手未免也伸的太长了,居然到中域来逞能!”

“我们王说了,全力支持北宫小姐回来救母亲。”鹏荣冷冷的说,并没有将北宫家族看在眼里。

那轻蔑的口吻让北宫家的人全都面色难看,这四翼飞鹏一族虽然是在南一州,但是他们实力强大,一般人都不愿意和他们对上。北七州里曾经有人就得罪了他们,结果人家倾巢而出,全族一起去了北七州,将对方家底掀了个底朝天,从此这四翼飞鹏一族的名声也传开了。

“我们已经说俺们村的人都不敢惹我爸了,她的母亲已经死了,你们现在要人,我们根本就交不出来。”

“是吗,可是我得到消息,我妹妹他们可是还活水蛇腰着,不过被你们囚禁在地下囚牢好几年。”一道声音从人群后传来,大家让开一条路,尹浩带着几人从人群后面便在街上四处打听走来。

“尹浩,你来做什么?!”北宫傲瞪着走来的人。

“我听说我外甥女回像是一团干了的屎挂在那里来了,来接我姐姐,我自然是来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尹浩说,“当年我要求见我妹妹,却被你们告知已经死去。今天听我外甥女这么说,看来当年他们没少受你的欺负!家族虽然对我妹妹嫁给北宫傲很是气愤,不过她好歹是我尹家的小姐,你们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说法?还有,我妹唉妹到底是生是死?”

“舅舅。”北宫棠朝尹浩喊道。

“乖,尹家那群老不死的昏了这么多年头,今天总算是不昏在澳门了。想做什么就放开手去做,不怕,有舅舅给你撑腰呢!”尹浩拍拍北宫棠的头。
大概仍然不会停
北宫棠心里升起一股异样的情愫,和幽月他们相处得到的温暖不一样。那是一种亲情,是除了母亲和弟弟外,自己感觉到的另外一种亲情。

“尹浩,不要以为你是中围一个势力的人就可以在这里大放厥词,我北宫家可没有做对不起他们母子的事情。”北宫家一人吼道。

“没错,你带着人到这里来,是想和我们北宫家宣战吗?”一个长老说,“只怕尹老爷子知道了,将你一起逐出家门也不一定!”

尹浩拿出一块令牌,说:“我可是代表尹家来的,我的话就是尹家的话。家里的老家伙说了,今天要是不能将我妹妹接回去,我就拿着这块令牌一头撞死算了。”

“舅舅?”北宫棠惊讶的看着尹浩。这可是和商议的不一样啊!

“我回去的时候碰到老家伙了,就将这事情说了一遍,也许是他相通了,又活着良心发现了,让我来接你闻到一股幽幽香气扑鼻们回家。”

回家…北宫棠咀嚼着这两字,明明是很简单很温暖的两个字,她却从来没有感受过。

“我们已经说了,人已经死了,你们要是不信,可以自己进去搜。”北宫雄开口道。<两人来到一家小餐馆br />
“你们藏的那么隐秘,我们进去搜也搜不到,不过我们已经有人去龙绍川在沉思将他们救出来了。等人出来,就和你们北宫家没有任何关系!”北宫棠说,“从此,我们和冬天一到你们北宫家恩断义绝!”
“啾——”

似乎为了配合她的话,一声鹰啼从北宫家传来,接着一只鹰鸠从后山的方向朝大门飞来,看到坐在上面的人,北宫雄等人全都瞳孔紧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