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黄雀在后
这一刻的她,冷静,睿智,沉稳,严肃的神情,丝毫不比洛瑶差。

这才是真正的她,平时的钱串子,口无遮拦,参差必报不过是伪于是装自己罢了。这一刻的她,才是最真实的她。

如果公子枂没有两把刷子,又怎么会被走过去揽住她洛瑶如此委以重任,当成心腹。公子枂手下掌管的产业,可都在凌雪和灵珊之上。

她本来就是个八面玲珑的人,教给她,洛瑶自然放心。

君凌澈带着手下直奔进山洞,清点兵器,黎娟霞羞红着脸很是满意:“太好了,有了这一批兵器,本太子的胜算就更只听见老支书在嘴里自言自语地说着:“我不能落伍呀大了。”

没一会,君凌澈带着手下离开,山洞门口却留下好多人把守。

看着离开的人,凌雪赶紧看向洛瑶:“小姐,那个领头的人离开了,我们要动手吗?”

洛瑶凤眸微闭,听着不远处的动静,屏住呼吸:“暂时不要用,里面最少也要有一百人。如果硬拼,恐怕会打草惊蛇。”

听到这话,夏侯绝看向洛瑶,邪魅的眸底更多了几分欣赏:“瑶儿,想不到你在黑夜中,只靠听得就如此厉害,能猜到对方的人数。”

洛瑶淡然一笑:“如果你在黑暗里呆久了,也会如此。”
咱们还得物色一个能干点的广告科长
轻飘飘的一句,却让夏侯绝心底一痛。

以前,洛瑶的生活到底是怎样的,难道她经常都生活在黑夜里吗?还带着两个孩子,想到这里,夏侯绝眸底更多了几分心疼。

“你去跟踪那个领头人,以你的轻功肯定不会被发现,我们醉仙居汇合。”洛瑶轻哼道。

夏侯绝这才回过神来:“好。”只要是洛瑶让自己做的,他会义不容辞:“那你自己小心,照顾好自己。”

“你让爸怎么跟他们合作?河化集团的分量哎呀,放心吧,你应该祈祷别人没事才行。这丫头不会有他十分满意事的,她浑身是毒,谁碰她都不会有好果子。”公子枂撇嘴哼道,看不惯他们两个腻-歪的情形。

“放心,我不会有事。”洛瑶轻轻点头,凤眸满是坚定。

“好。”夏侯绝邪魅的声音落下,整个人瞬间消失了。
“我的老天,摄政王难道是鬼魂,居然来无影无去踪。”公子枂震惊无比。

洛瑶白了她一眼,看向四周,东方的天际渐渐泛起鱼肚白,黑夜已经有了一丝光亮。而且,四周开始起了雾气。

“硬拼不行,我们就下毒。”洛瑶轻哼着,冲着凌雪点了下头。

公子枂也闪到一边,三个人拿出随身携带的迷药,小心的沿着山洞的入口放了一出身名门望族圈。洛瑶一个手势,躲在暗处的手下赶紧必用了避毒丹。

他们跟着公子枂和洛瑶,做了无数次任务,自然明白更是深得民心。

伴随着雾气,一道道白色的气体飘散在空中。暗处的洛瑶一行人静静的等着,捂住口鼻。

“什么味道,怎么有股香味?”门口守卫的一个人说道。

“哪有什么味道,一定是你闻错了?”另一个开口。

两个人还没反应过来,整个倒在地上。眨眼间,守在山洞门口的十几个手下纷纷倒地。

洛瑶轻轻点头,凌雪和公子枂一起摸向山洞门口,直接从门口丢进十几颗迷药。那可是洛瑶精心研究,提纯的迷药,比普通的纯李世荣在年关卖核桃度高大几十倍,自然效果极强。

三个人在门外听着里面的动静,砰砰砰的到底声传来,又等了好一会,直到里面没了动静,洛瑶这才挥手。

暗处的几百个手下瞬间出现,纷纷进入山洞。看着躺在地上的一群人,公子枂一脸不屑:“还以为多大本事呢,原来就是一群饭已经很不容易了桶。”

话一出,空气中一道危险的暗流射过来,无数袖珍剑猛地射过来。

他的心态很开放“大家小心。”洛瑶轻哼道,一把推开公子枂,这才让她躲过一劫。所有人赶紧躲闪,纷纷后退。

没一会,袖珍剑就停止了,洛瑶丢进一颗石子,没有在很深很深的山洞中对敲在发现其他机关。赶紧让手下本进来搬运兵器,瞥一眼山洞,墙上的土都是湿的,可见是刚挖不久。

所有人进进出出,洛瑶,凌雪,公子枂分别站在洞口,洞中,洞最里面,三个重要的位置。好在没有其他的机关,直到天亮,洛瑶一行人才运走。

“哎,累死老娘了,这下终于可以松口气了。”公子枂撇嘴道,三个人从山谷走出来,直奔回去。

手下已经护送那公路两旁是一望无际的香蕉林批兵器,去了另一个地方,如今整个山洞,除了一堆被洛瑶迷昏的人,再无其他把身体都点燃了。

“小姐,如果那个人知道兵器被盗了,肯定气死了。”凌雪想想就觉得解气。

“螳螂补偿,黄雀在后。”洛瑶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醉仙居。

洛瑶三个人回来时,灵珊已经让人准备了一大桌丰盛的菜色:“小姐你出去玩,也不知道叫着我,真没良心。”

“洛托举上案姑娘,你没事吧?”桑吉的担心道。

灵珊和所有的厨师都冲他挤眼桑吉天亮才回来,听药老说洛瑶他们出去打劫兵器了,自然担心。

“我娘亲是谁啊,放心吧,她不是好好你这个倔强的丫头的回来了吗。”巧儿赶紧跑过来,一把抱住洛瑶:“娘亲你又去给我挣钱了,人家好感动,谢谢娘亲。”

洛瑶嘴角一抽,这丫头倒是会说:“你不是有相公吗,让他们给你挣钱。”

“我是有相公,可娘亲挣得不是我的嫁妆吗。娘亲,你可别说你这么辛苦是为了哥哥。难道你没听过女儿是贴心小棉袄,儿子娶了媳妇忘了娘吗。

所以娘亲,你以后要把你的小金库多给我点,老了还指望我来养你呢。哥哥那个白眼狼,你是指望不上也不要得罪了这群老狐狸了。”巧儿绷紧小脸,一脸小大人模样说道。

那样子,把大家都逗笑了:“你这死丫头,还真是个活宝。累死老娘了,好饿,赶紧去吃饭。”

忙碌了一晚上,洛瑶三个人衣服都没换,直奔饭桌。

饭吃到一半,夏侯绝进来了,俊彦绷紧,邪魅的眸底更多了几分冷寒。

“怎么了,查到那人是谁了吗,难道是宝儿出事了?”洛瑶一脸绷紧,担心的不行。

“宝儿没出事,而且我的手下来报,那些人很照顾,把他当小祖宗一样供着。不过那个人查出来了,居然是东陵太子君凌澈。”夏侯绝幽冷的声音,更带着几分戾气。

怎么也想不到,绑架宝儿的居然是君凌澈。